废柴兔子89

【赤降】告白(一千五小甜文)

这次表演尸体:

春暖花开,清风徐来。降旗穿着警服骑着自行车在小镇上穿过。今天轮到他执勤。


明媚的阳光从屋顶斜斜地照射到街的另一边。樱花树影斑驳,在枝头摇曳,清雅中藏着热烈。被风带起后,花雨纷扬洒落,一切和往日一样的宁静祥和。见降旗经过,街坊你一眼我一语的,纷纷和他打起了招呼。


“小光,吃饭没呀?”


“还没下班呢,花江奶奶。”


“光树,明天会升温,记得带些水喝哟。”


“好的,凉子阿姨。”


“小光树,那个住大公馆的很帅的年轻人呢?怎么没和你一起呀?”


笑眯眯的问候让降旗有点不好意思。


“他,他大概有事吧?还有你们不要老是问我啦。我和他也不是很熟,只是偶然认识的……”


“年轻人感情好是好事,不用不好意思啦。”


“不要说得像恋人一样啦,优纪婆婆!”


……


阿姨婆婆们嘴里“那个很帅的年轻人”指的是赤司,一个因为多次没系安全带被他强行拦下,最后奇妙的发展为朋友的人。嗯,应该算朋友吧?本来几乎天天能碰到,这两天却连人影都没见到,好奇怪。这家伙,不知道别人会担心吗?


对于镇民包括降旗来说,赤司非常神秘,那座常年闲置的西洋公馆因为他而有了生气,听帮忙打扫的几位家政妇说是大城市来休养的,还是个少爷。


完全看不出哪里身体不好啊,那个人。


不过这个世界啊,真的有带着不可思议魅力的人呢……就像赤司,好像一汪幽暗不见底的潭水,深深地吸引着降旗。


“啊啊,说人人就到呢。”


“降旗。”一个赤发青年出现在街口。


“赤司?这么巧?”话里的喜悦就像飘落的花瓣一样自然满溢。


哪有那么多巧合呢?赤司笑笑没有接话。就像他不系安全带还总让降旗抓住一样。第一次是意外,后面几次就……


某人的到来让降旗神采焕发,街坊阿姨婆婆见了全都友善地捂嘴笑起来。


“快下班了吧小光树?去玩吧,年轻人就是要有活力才行。”


实在无力辩解,节节败退的降旗挥挥手和众位女性长辈告别,随后对赤司说道:“等我去所里换身衣服,一会送你回去。”


回公馆的路略偏僻,降旗不太放心。其实小镇治安还是不错。本想拒绝的赤司,思考不到一秒便微笑着同意了。


俩人漫步在河堤边上,低声聊着近况,更多的时候,是降旗说,赤司听。见赤司目不转睛看着自己,降旗声音渐渐小了下去,脸颊微热,气氛似乎有点微妙。


发现降旗不自在后,赤司不再盯着降旗,转头直视前方。然而降旗还未放松一会,一只略带凉意的手轻轻牵住他。刚惊的想挣开,却被抓得紧紧的,含着绝不允许逃走的意味。


没有哪两个男人会这样牵手的,这是恋人间的牵手吧?降旗的心脏剧烈得跳动着,胸腔生疼。


“我的心意你应该明白,你有一条路的时间考虑。”赤司依旧没有看降旗,仿佛前面是绝世风景一样,“如果拒绝,我会离开,不再打搅。”


降旗沉默了。


这条路,剩下只有百来米的距离,便会和大路汇合。等到离路口只剩几米远时,赤司嘴角微翘看着他。那只手一直安稳得被他握着,没再挣开。


“你笑的很可恶。”降旗严肃脸。


“有吗?”依然笑容满面。


赤司手心出汗了。看起来总是沉稳至极、胜券在握的人也会紧张呢……


降旗渐渐镇定下来。环顾四周无人,飞速地在赤司脸上亲了下,然后松开手,敏捷地后跳一步。


这是一个轻到几乎算不上吻的吻,却让赤司一贯沉稳的表情有了变化。恰好已经走到路口,不远处也有了陆续经过的行人,赤司根本做不了“反击”。


时机把握得漂亮,降旗光树!棕发小警察得意地笑起来。


赤司无奈地笑着摇摇头。


“晚上在我那吃吧。”


“啊?我只会做蛋包饭哦?”


“没事,我会。”


“你可不像会下厨的人哦。”


“试试就知道了。”


……


并排前行的两人,夕阳下的身影越拉越长,最后静静地融合在了一起。


————————————————————————


PS:试完赤司手艺后的降旗表示很后悔。






真·PS:趁着培训上课码了个小短篇。我又发了个甜的,难道潜意识里想弥补星辰的虐划掉小挫折吗?

评论

热度(48)

  1. 废柴兔子89这次表演尸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