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兔子89

【奈因】双生未来13

拖了这么久,我都忘记了...早就码好了字忘了发【你...

不啰嗦,下面上菜,不,上文...



————————————————————————————

 “蕾穆?蕾穆?”

   对着窗口一直在发呆的粉发女孩扭过头来的时候,耶贺赖医生正一脸担忧的望着她。自从上次见过斯雷因【自然是伪装过的斯雷因】之后,她就一直这样魂不守舍。了解了她的心思之后,医生虽无能为力,不过在适时,也能做一个合格的倾听者,听她慢慢诉说着心里那个人的过往,以及自己冰封之后又再次复苏的爱。

   不过今天的倾听者,是前来探望的斐琳娜 奥尔蒂斯,耶贺赖对她很熟悉,据说是蕾穆妈妈的朋友。在知晓了蕾穆的真实身份后,他不由得对这位“火星二公主母亲的朋友”产生了良好的兴趣,今天看到她再次来访,毕竟蕾穆身份的特殊,他按捺着内心的好奇,把几欲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斐琳娜阿姨?”看到来访者之后,蕾穆有点空落的神情染上了几分欣喜,她站起来给阿姨泡茶,然后抱歉的对医生说:“抱歉医生,可以让我们单独说会话吗?”

   医生自然不会说什么,欣然应允。他走出房间,关上门,犹豫了一下。

   算了,偷听别人谈话不是什么好习惯。他摇摇头,为自己的正直点了个赞,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不知何时,又多了一位客人。

  “哈鲁宁中将?”

 

  “斐琳娜阿姨,你都好几天没来看我了。”蕾穆丽娜鼓起嘴嘟哝着,斐琳娜阿姨摸摸她的头发,笑眯眯的说:“这不是来了吗,怎么了?好像没有精神?”

  “没什么。”被看穿的蕾穆撇撇嘴,给自己灌了一大口咖啡。

  “你的咖啡快要喝完了吧,阿姨我又带了几包给你。”斐琳娜从包里掏出包装时,蕾穆的眼睛亮了亮,好像看到食物的小狗一般,让她忍不住又摸了摸她的头。

   随即,她突然脸色沉了下来,端着咖啡杯的手因紧张而止不住颤抖。

 “那个,阿姨,我拜托您的事情...哈库莱特他——”

  斐琳娜抬起手,示意她不要再说了,然后眯起眼,整间屋子,气氛骤变。

 “关于这件事,我咨询过界冢,他说了,暂时没有那两个人的消息。”

 “是吗。”蕾穆丽娜的肩膀迅速垮了下去。

 “不过,我知道了另一件事,比这两个人的下落更加重要的事情。”斐琳娜阿姨把手搭在蕾穆丽娜肩上:“哈鲁宁那家伙的实验已经完成,他现在正在秘密安排地球军进驻那个试验场。”

   蕾穆丽娜心头一紧。难道说——

  “恐怕是的,他马上就要实施他的计划了,而且,第一步,就是你的姐姐,艾瑟伊拉姆女王。”

 “您确定吗,您是怎么知道这些消息的呢?”

  面对女孩疑惑而紧张的目光,斐琳娜阿姨笑了笑,从包里掏出了一个信封。

 “这是界冢要我交给你的东西,上面有他猜测的哈鲁宁中将的计划以及接下来他要针对的人的名单,当然,你也在里面,他说,中将到底知不知道你的身份,他没有把握,警惕为妙。”斐琳娜阿姨说的很轻松,接下来,她握住了她的手:“还有,以及我获取这些秘密信息的方式。蕾穆丽娜,接下来的事情,可能会超出你的想象,可能会比你曾经经历过的战争更加血性无情,所以,别害怕,一直向前走,明白了吗?”

  蕾穆丽娜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

  她的电话突然响了。响了三声。

  接着,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有人来了,是军部的人。”蕾穆丽娜迅速把信封收好,准备起来开门,然而,斐琳娜一把按住了她的手,对她摇了摇头。

  “有人在吗?”

   蕾穆丽娜觉得声音有点耳熟,却发现身边的斐琳娜阿姨脸色一变。

  “是哈鲁宁。”

  斐琳娜立刻抱起一头雾水的蕾穆丽娜,将她放在了窗台上,低声说:“你听我说,中将这段时间一直在研究aldnoah,他根本没有空来探望你,如果有哪一天他亲自来了,千万别让他进来,这就说明,第一,你身份暴露,他准备前来捕捉你为他的实验做准备;第二,此人不是中将,而是要对你不利的其他人。”

  她匆匆返回房间,把桌子上的咖啡杯和茶杯丢出窗外,然后,听到了门锁被撬的声音。

 “他恐怕不是一个人来的了。”

  说时迟那时快,蕾穆丽娜已经反应过来跳出了窗外,伸出手,去拉斐琳娜阿姨。  

 

  界冢伊奈帆接到斯雷因短信的时候,正好站在研究所的办公室里,望着下面的试验场。那个大型的实验机器这几天一直开始发光,嗡嗡声已然消失不见,下面人的行动似乎没有什么异常,只是——

  只是连接那大型设备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都插上了软管。

  好像在输送着什么。

  虽然这个设备研究对外宣称是让aldnoah量化,不过熟悉这个地下试验场的伊奈帆心里清楚,那四个软管所输送的地方,根本不是那个对外宣称的量化后的传送之地——一号炉。他在心里展开了一副路线图,然后闭上眼,回忆起研究所周围那些近段时间突然出现的窨井盖。

  这些窨井盖,恐怕是传送的节点。他拜托了加姆韵子她们这几天没事干帮他看看地上的窨井盖,虽然得到了“伊奈帆你是不是工作台辛苦脑子抽风了”的回应,不过她们还是很好的完成了任务,在今天早上将研究所到UFE总部、aldnoah一号炉等他设想的几个区域的所有窨井盖的位置给了他。

  嘛,送来地图的是莱艾,不出意料的得到了她的抱怨和白眼。

 “你知道我们几个人花了多少时间来帮你数数画画?”

 “你知道有多少人把我们当做闲的蛋疼的小孩子?”

 “你知道有多少人认为是我们无聊在地上画井盖子玩?”

  ......伊奈帆除了道歉和道谢,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过,读完地图的他比对了之前芦原市的窨井盖分布,他打开电脑,绘制出了一个研究所动态立体图,输给坐标之后,标注上四根管道的位置和新窨井盖的方位,开始计算目的地——电脑最后给了他结论。

  只有一个,是提供给一号炉的,其余三根,全部目的地,是UFE。

  然后他的手机就响了。

 

  斯雷因这几天睡眠质量一直都不好,受之前的梦境影响,从那时起,他就频繁梦境那个影子,以及那个声音。

  他有时候从梦里惊醒,摸了摸依旧冷如寒霜的护身符,感觉到全身的毛孔如同触电般战栗。比如现在。

  不过,现在他是清醒着的。

  读着父亲的日记,依旧一无所获的他忧心起艾瑟伊拉姆公主和蕾穆丽娜公主,担心自己深爱的这片土地会再遭战火——

  这种现象就出现了。

  通电般的颤动,越来越亮的护身符,以及说不出的心悸,还隐隐的有一丝期待,好像——什么东西正在他体内,浑浑噩噩,快要苏醒过来。

  然后,鬼使神差般,他转向了镜子,自己却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站到镜子前,他瞪圆了眼。

  “咣咚!”他踢翻了椅子。

  “斯雷因!”伊奈帆冲进房间的时候,他正手足无措的望着镜子前的自己。伊奈帆愣住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所看到的,是全身被一股轻轻的、若有若无的金色影子包裹着的斯雷因。

   两秒之后,光芒消失了。

   斯雷因眼前发黑,伊奈帆回过神来,一把抱住了他,他靠在他怀里,还在发抖。

   这下,真的麻烦了。伊奈帆心想。

   他得出了自己的结论。在斯雷因身上的秘密,他找到了解开的钥匙。不管是哈鲁宁中将的计划也好,蕾穆丽娜公主的嘱托也好,艾瑟伊拉姆女王的担忧也好,斐琳娜阿姨的——

   所有行动都该有个终点。他一直在思索这些看似杂乱的动作的共同点和异处,起始的箭头、中间的指向,都围绕着的某个要达到的目标。

   没有完全没有目的的指挥者,没有毫无章法的行动指南,没有理不清的通向真理的那条线。服从命令,不代表没有自己的想法;听从指挥,不摒除自己内心的那个最佳方案。

   现在所有的所有的关键点都基本明白理清了,虽然花了点时间。伊奈帆低头看了看怀抱里的人,他已经再次陷入昏睡,而自己拜他所赐,明白了,斯雷因 特洛耶特,就是一切行动的起始、所要达到的那个末尾。

   “界冢!”

房间的门再次被撞开了,冲进来两个人。

   “界冢,不好了,哈鲁宁中将——”来人刚吼出来,就怔住了。

    啊,自己还抱着他呢。伊奈帆顿了顿,眼见面前的粉发女孩的脸由白变红,由红变黑。

   “你你你你竟然抱着他!你你你你个混蛋——”蕾穆丽娜低吼着,撸起袖子就扑了过来,身边的斐琳娜微微蹙起了眉头,拦住了暴走状态的蕾穆。

   “出什么事了?”平静的伊奈帆抬头问她,她看起来情绪有点微妙,但他没有松手的打算,而是云淡风轻的将斯雷因整个抱起来,准备往外走。

   “我们出去说。”

 

————————————————————————

这次信息量还是不少的,还有一些伏笔在里面,斯雷因身上的秘密揭开的话,估计会有点好玩【不

然后蕾穆和斯雷因会师了,然后撞见了不得了的一幕~接下来伊总有好日子过了 【喂

下章,大概就是...打起来吧?【有你这么简洁的嘛!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