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兔子89

【奈因】双生未来11

  好久没有更新了,我忘记了对不起!而且最近有点瓶颈,希望能顺利冲过去!

 顺便这次更新,大家能看到霸气训斥库兰卡恩的蕾穆丽娜和了解了很多真相的艾瑟的心理转变,双公主对于斯雷因的羁绊很让人感动!

 伊总的话——我绝对不会告诉你们,他全身心都投在他家【大雾】斯雷因身上!


———————————————————————————————

车子平稳的朝医生那里驶去,虽然遭受了子弹的多次洗礼,不过因为是军用车,玻璃是防弹的,车表面刷上了特用的油漆,因此不算损失惨重。借助漆黑的夜色,并没有引起太多注意,而多数警察已经朝之前事故发生地汇聚,没有人注意这辆车。

然而——车上的气氛却非常的......诡异。

前排坐着一个火星公主一个火星女王,后面的正是国家级界塚少校和他过去的死敌现在的同居者and地球一级战犯斯雷因特洛耶特。

什么?光学迷彩,消失了。在斯雷因中弹的时候,或者说,也不能算消失。

   “头发。”伊奈帆突然开口。“什么?”“你的头发颜色,变回金色了。”

    消失了——一部分。Aldnoah有这个效力吗,消失一部分什么的...伊奈帆转向一直侧身坐着,死死盯着这边看的瑟拉姆,她摇摇头表示不知情,转向蕾穆。蕾穆丽娜原本一直从后视镜里偷偷窥视着那个她心心念念想着的人,被这么一盯,她吓了一跳,连忙摆摆手。

要是其他人看到,估计会惊吓失声到不敢说话了吧。不知道一会儿见到耶贺赖医生不要被吓着。

“别担心,见到医生,我有办法糊弄他。”

 似乎是读懂了斯雷因眼里的担心,伊奈帆面无表情的安慰他,然后拍拍他苍白的脸:“很难受?那就别说话了。”

 刚刚上车,伊奈帆就给斯雷因做了紧急处理,撕下衣服的一角给斯雷因包扎上,他现在整个人靠在后座上,看起来非常疲惫。

 车里气氛简直了...伊奈帆心想。前面两个公主很多想说的话都暂时压在心里,估计很难过吧,我在这,是不是有点多余?

 想到这,他重重的哼了一声。

“痛痛痛——”斯雷因突然叫起来,然后猛地睁开眼瞪着他:“你掐我干嘛!”“我看你还活着没有。”“你是白痴吗?”“很明显不是。”

斯雷因打开伊奈帆的手,怒冲冲地,看架势很想扑上去咬一口,实际上他也这么做了。

   “哼。”斯雷因看到伊奈帆有一瞬间的皱眉,满足的摇了摇脑袋。伊奈帆摸了摸他手背上那个牙印,表情古怪,像是高兴,又像不高兴:“我看你健康的很,一点都没有受伤。”

   “胡说,我可是差点死掉了啊。”

   “是吗?刚才还有力气咬我。”

   “这点不算什么,在火星的时候我经常被库鲁特欧伯爵打,习惯——”斯雷因说着,突然瞪着前面的艾瑟,面色转青,立刻闭嘴,听到这话的艾瑟吃惊的扭过头来看着他,斯雷因心虚的扭过头去不看她。艾瑟张开嘴,想说什么,但不知怎么开口,几次犹豫,几次矛盾。

   “库鲁,特欧,吗?”她的语气充满对于不曾知晓一切的愧疚,但是,她的确也知道,斯雷因是不会在意这些的,他从不计较这些,包括——他自己的一切。

什么时候,为自己而活呢?斯雷因?

   “姐姐大人,斯雷因比你想象的还要坚强,所以,他不需要你的道歉,你也不要太在意了。”蕾穆丽娜看了眼自己的姐姐,想起了斯雷因曾经给她看到过的,后背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疤。她知道他的痛苦,而姐姐,知道他的快乐和追求,这么说,自己也不亏呢。

    艾瑟对蕾穆笑笑,没有再说什么。

伊奈帆望着这三个人,脸转向窗外。谁知道他在想什么——

身边的斯雷因突然倒在了他身上,他猛地扭过头去,看到他手臂的斑斑血迹。糟糕,刚才闹的太过,伤口又裂开了嘛?

他一只手紧紧按住他的伤口,把他紧紧抱在怀里,蕾穆丽娜使劲踩下了油门,车子呼啸着朝耶贺赖医生家疾驰而去。


“好了,现在你们可以给我一个解释了吧。”

耶贺赖医生拉上手术室的门帘,告知外面等候的人病人手臂上的子弹已经取出已无生命危险之后,沉下脸看着面前这好像各怀心思的三个。他从他们三个的脸上一一看过去,最后落在了艾瑟身上,他顿了顿,张开了嘴。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您就是艾瑟伊拉姆公主吧,现在该叫女王了。之前在丢卡利翁上和您说过话,有点印象。”医生深吸了口气,微微鞠躬表示敬意,然后转向一边沉默不语的伊奈帆和蕾穆丽娜:“界冢少校,可以由你来解释一下吗?”

伊奈帆犹豫了一下。

“能让你这么担心的人,而且还有女王大人——这个人,不是普通人吧。”医生用很郑重的口气说:“我已经有了我自己的猜测,但是——”

“他是斯雷因,斯雷因 特洛耶特。”伊奈帆开口了,艾瑟和蕾穆丽娜投去担心的目光,不出意外的看到医生瞳孔紧缩的震惊表情。

 伊奈帆早就预料到,既然来找医生,那么斯雷因的真实身份迟早会引起医生怀疑,因为他中的是枪伤,他也做好了坦白一切和坦白后被医生责问和质疑,眼下,他已经确认了阴谋的存在,已经属于哈鲁宁中将的计划——或者,他自认为的,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计划。

“你既然知道他是谁,竟然还包庇他窝藏战犯——”

“斯雷因是好人!”蕾穆丽娜突然对着自己的主治医生喊道:“他对所有人都很温柔,是吧,姐姐大人!”

 她猛地转向艾瑟,在寻求她的认同。艾瑟接触到妹妹的目光,认真的对耶贺赖医生点点头。

“你认识那个斯雷因——等等,姐姐,大人?”

耶贺赖医生感觉这信息量有点大,以致于他愣了半晌,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自己现在的表情,瞠目结舌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耶贺赖一直认为自己足够冷静,即使在战争的时期,他也能够保持足够的信心和信念,去帮助每一个来救治的病人,无论是地球的,还是火星的。但是——

蕾穆丽娜 恩薇瑟竟然是火星女王的妹妹,二公主....

一级战犯斯雷因 特洛耶特现在躺在他家临时手术室里。

艾瑟伊拉姆女王每隔几分钟就朝里张望。

界冢弟弟——界冢弟弟一脸“你知道的太多了不许离开这个房间”的架势盯着他......话说他刚刚好像告诉他那个斯雷因住在他家里,雪姐也一起——

他在两个公主的要求下再次为病人检查之后,确认的确没有危险已经进入熟睡状态的之后,他的家门再次被敲响。

打开门,看到来人,他感到精疲力尽。

“耶贺赖医生您好,我是库兰卡恩 库鲁特欧。”

原来是亲王大人。他平静的请亲王大人进屋,然后躲开界冢少校的眼神,开始对着墙壁愣神。面前的亲王大人对艾瑟伊拉姆女王说了什么,两人好像起了争执,蕾穆丽娜冷冷的盯着眼前的亲王,似乎是许久未见的仇人一般......

“女王大人!请赶紧回去吧,现在外面很乱,到处都是警察,还有地球军人,因为之前的暴乱,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请再等一会,我想等斯雷因醒过来,我有话和他说!请务必等我一会!”

“请您不要任性了!这里还有界冢少校,和您妹妹,地球军那边很快就会来人确定您的安危,如果您不再,势必会引起更大的风波!不能因为一个斯雷因 特洛耶特,你让您再次面临危险——”

“我会做出解释的!还有,这次面临危险的是斯雷因,不是我,我也参与了行动,请给我点时间!”

“什么?难道刚才的行动您也在?”

“是的!我和蕾穆一起撞碎了墙壁,救了斯雷因!”

“他不值得您救他!他违背了您的意愿!他杀了我的父亲,还亲手杀了扎兹巴鲁姆伯爵——”

“你说什么?斯雷因他——”

 争吵的声音逐渐拔高,耶贺赖医生不能再装作视而不见,他终于收回盯着墙壁的目光。面前的库兰亲王已经半蹲下身,以一个标准的骑士礼仪请求女王回去,他有点看不下去了,想出声阻止,蕾穆丽娜已经开口了:

“闭嘴库兰卡恩,哪个允许你这么和姐姐大人说话。”

 气场骤变,即使是库兰卡恩,也惊了一下。

“即使你是姐姐大人的未婚夫,在还没举行仪式前,都不过是一个空虚的名号而已。”蕾穆冰冷的目光望向面前这个明显怔愣住的年轻伯爵:“和斯雷因相比,你不过是绣花枕头,亲王怎么样,伯爵又如何,惹怒了姐姐,你也不过是跌下凡尘的普通人,别怪我不客气,你在姐姐心里,还不如斯雷因的一半重要。”

 库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料想自己见多识广,但是在这个女孩子面前,竟然看到了前二代帝王吉尔泽利亚的气魄,不由得收敛起了气场。见此情景,耶贺赖不敢吱声了,他温柔安静的病人竟然有如此的气度,他不由得想为她鼓掌起来。

“不过,姐姐大人,你的确应该回去了,您需要暂时稳住地球军,先给斯雷因康复的时间,转移他们的视线,拜托了,这里只有您可以做到。”面对艾瑟的时候,她的声音温柔下来,对她报以信任的一笑。

艾瑟经历了内心的挣扎后,最后点点头,表示会尽力而为。

“最后一点,库兰卡恩,杀了您父亲,库鲁特欧伯爵的,不是斯雷因,”蕾穆看着艾瑟的背影,慢慢的说:“很遗憾,正是他的挚友,扎兹巴鲁姆,他谋划发动战争,杀掉姐姐大人。我虽然答应过他不告诉任何人,但是如果因此斯雷因被怀疑,我必须说出真相。”

 库兰的身形一颤,咬紧了牙关。

“库鲁特欧伯爵一直忠于皇室,直到最后的最后。”蕾穆声音低沉了下来:“他是个严厉的人,老古板,但也是个好人。”

 伊奈帆一直没有说话,他望着这边火星的三人组,耳边回响着不久前斯雷因的话:“杀了库鲁特欧伯爵的是扎兹巴鲁姆,杀了扎兹巴鲁姆的,是我;在这场战争里,没有谁是干净的,没有谁的手上没有沾满鲜血,如果说真的有的话,那只有艾瑟伊拉姆公主大人一人。我们只是希望,不要有人再流血,希望艾瑟伊拉姆公主大人以她纯粹的荣光照耀这个国度,希望仅此而已。”

不,斯雷因,你错了。即使是艾瑟伊拉姆女王,经历过这一切,她的手上,又怎能纯白无暇。她享受着荣光,但也背负了战争的罪责,她不再单纯,虽然心向美好;她看不透很多事情,但必须前进。

你也一样,我,蕾穆丽娜公主,无二。我是如此渴望这样的你,和你的眼睛一样,经历过千仓百孔的战争和战后背负一切的压力,明白世间的不公和阴暗,却依旧走下去,依旧是最完美最纯净的璞玉,这样的你,吸引着我。我现在明白了,也理解了瑟拉姆小姐以前提起你时眼睛里的光,想必,你也是带着这样的眼睛,和她诉说着一切的吧。

“库兰卡恩,你说斯雷因杀了扎兹巴鲁姆伯爵,是真的吗?”

“......是的。他为了给你报仇。”

艾瑟再次沉默了。她突然间想起了埃德尔利泽的那句话——“斯雷因大人,他一直为你祈祷着,祈祷您能醒过来的那一刻。”

她知道该怎么做了。

“蕾穆,斯雷因就交给你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艾瑟沉下脸来,看来心意已定,握紧了蕾穆的手,然后毅然走出了房间。

 她坐上库兰卡恩的车,随即库兰卡恩来到了车前,沉默不语的启动了车。

“库兰卡恩。”“是。”“带我去见哈鲁宁中将。”


————————————————————————————

  这次的蕾穆和艾瑟很帅吧,哈哈哈哈,库兰表示我心累,妹妹大人好恐怖妈妈我要回家【不

  这次斯雷因没太多台词,而下面,艾瑟女王&库兰会和哈鲁宁进行一次博弈,蕾穆没能和斯雷因说上话,奈因就再次消失了——不过相见不会太远的!

  下面的情节就要大幅度前进啦!好想赶紧写到打仗啊双男主&丢卡利翁全员对抗哈鲁宁中将率领的一帮脑残粉【胡扯啥

   下次见!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