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兔子89

【奈因】双生未来10

    弹指一挥间,我已经好久没更新了~本章就是打架、打架与打架!还是一个男孩在两个女孩和另一个男孩的帮助下的打群架!【不

    嗯嗯,这四个人一起对抗中将大人,很带感呢!来看看不一样的艾瑟和蕾穆丽娜吧!四人联手,天下我有!



————————————————————————————

第十章

 

斯雷因漫无目的的在小区里走着,为了以防万一,他斟酌了下,用了光学迷彩改变了形象,然后掏出伊奈帆之前塞给他的眼镜戴上,还戴上了帽子,看起来,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而已。

现在时间是晚上十点,小区里已经没有什么人走动,尽管如此,家家户户多数还亮着灯光,里面时不时有欢声笑语传来。

   “家...吗。”他自言自语着,苦笑一声,撩起额前的碎发,英气的面庞此时显得惆怅非常。属于自己的家,早就不存在了吧。没有关于妈妈的记忆了,只有父亲的面容,自打记事起,几乎周游世界的自己和父亲两人,居无定所,每一处匆匆短暂的停留,匆匆短暂的离开——那些地方,现在都几乎记忆模糊了。

   都不记得的场所,怎么能称之为家。

   自己没有家,在父亲死了之后,就没有家了。即使是艾瑟伊拉姆公主,所给予自己的,也只是一个可以容纳自己的场所——除了他之外没有人接纳他的暂居之地。

   没有被接纳的地方,谈何为家。

  “果然,‘蝙蝠’,这就是我的真实写照吧。”他低声喃喃说。

  “蝙蝠。这就是你的家。”

  “胡说,我没有家。”

  “我的家,就是你的家。”

   他猛地一惊,抬起头四周张望。刚才那一瞬间听到的声音......

   伊奈帆?他跟过来了吗?说起来,刚才后面好像是有脚步声,难道,他真的——

   不,恐怕是负责监视他的人吧。自己刚才这么跑出来,艾瑟伊拉姆公主和蕾穆丽娜公主现在估计......

   啊啊。她们估计现在在逼问伊奈帆那家伙吧,虽然有点抱歉,不过拜托了。我想见她们,但是,我现在却不能去见她们。害怕,逃避,或者是——

   在自己没有彻底焕然一新之前。

   他抬起头望向漫天繁星的夜空,想到了蕾穆丽娜的笑容。

   不过,果然,现在的自己,还是有所改变了吧。果然,活下去,还是正确的选择。

   他这么悠哉的想着,然后开始不由自主的踱着步,朝来时的方向走去——

   但是一扭头,他就顿住了。一个漆黑的枪口,以及——

   “斯雷因 特洛耶特。”一个冰冷的男人的声音:“晚安。”

   他扣动了扳机。  

 

   接到雪姐电话的时候,伊奈帆正摆着一副“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的脸面对着两位公主的质问,手机猛地震动起来的时候,他端着杯子的手一抖,茶杯滑落,摔在了地板上。

   又来了。上次莱艾的那通电话来的时候也是这样,这种不安的心悸的感觉...

   斯雷因...

   来电显示是雪姐。

  “雪姐,怎么了?”

  “奈君!出事了!斯雷因被人枪击了!”雪姐在手机那边低声喊着。虽然两位公主听不见雪姐的声音,但是从伊奈帆瞬间冷下来的表情猜出了大概。

  “斯雷因出事了?”

   她们异口同声的从沙发上站起来,而伊奈帆已经抓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和枪套。

  “两位请呆在这里别动,瑟拉姆小姐,我会尽快和库鲁特欧伯爵联系让他来接您,至于你,蕾穆丽娜公主,稍安勿躁等我回来,晚上外面不安全。”他冲向大门,外面那辆军用马自达还处于待启动状态,他没有心思理会,直接又一次拨通了雪姐的电话,确认她现在所在的地点。

   见到伊奈帆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艾瑟伊拉姆紧张的抓紧裙角开始在屋里踱步,蕾穆丽娜板着脸,好像在思索什么。片刻之后,她站起来,光影变换,变成一个普通少女摸样。

   “蕾穆?”

   “姐姐大人,要去吗。去看他。”

     她的目光非常坚定,毫无畏惧。

 

 

斯雷因喘着气,精疲力竭的靠在墙角边的阴影里,隐藏住身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现在基本已经在躲避的过程中猜出了大概。

刺杀他的人,虽然故意压低了声音,但是斯雷因认得他的眼睛——那轻蔑阴郁的眼神,正是负责监视他的人之一,也就是说,这个背后的命令下达者,就是哈鲁宁中将。一直以来,因为艾瑟女王的要求以及各种各样的原因,哈鲁宁中将近乎不情不愿的履行着“让斯雷因 特洛耶特活着并时刻监视”的承诺。

他嗤笑一声:“终于耐不住了吗,中将先生。”

还是说,让自己活着的价值已经消失,利用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眼中钉到了已然该消失的时候了——在这个艾瑟女王还在的时候,不管不顾的下手......

想到可能的原因,斯雷因心头掠过一丝不安。今晚见到的那个和自己的护身符花纹一模一样的试验设备,那惨白灯光下冷冷闪着白光,更是在他心里种下了“阴谋”的种子;再加上伊奈帆那个时候在电脑上看到的东西——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在发现哈鲁宁中将返回研究所的时候回过头准备去叫伊奈帆时,他的眼神,以及屏幕上的数据。

麻烦大了。伊奈帆那个他从未见过的严峻的眼神,周身散发着的气场,还有听到自己说中将回来的时候瞳孔那微妙的紧缩......

 大麻烦。而且,和自己有关——对吧。

 他抬头擦擦额头上的汗,听到隐隐接近的脚步声,屏住了呼吸,开始盘算分析现状的局势。五分钟前,他遇到了伏击,伏击的地方,偏巧没有路灯,估计是故意的安排,但是,斯雷因有着良好的夜视能力,千钧一发闪过对着自己脑门的子弹,以自己在火星当骑士里锻炼出来的防身术和反伏击技巧,在闪过子弹的同时蹲下身迅速闪到袭击者侧面一个横扫将人摔倒,不等他反应,斯雷因已经扑上前,一只手紧抓拿枪的右手,一只手将其左手反剪到身后,全身重心前倾压制其反抗的动作——

 他当然认为袭击自己的不会只有一个人。一秒钟之后他低头闪过右边暗处飞来的子弹,依旧紧抓着偷袭者顺势向左边墙边死角一滚——子弹尽数击在挡在前面的人身上,他挣扎的动作消失,看来已经死了。

 暗处的袭击者没有在开枪,而是朝他这边走来,凭脚步和身影判断只有一个人,斯雷因悄悄夺下已经死亡的那人手里的枪,在第二个袭击者靠近的时候将死者猛地向他一推,然后跳起来回击了两枪,接着,在听到有人的惊呼和熟悉的声音传来时,他猛地借着面前那人一瞬间的征愣果断后退,然后翻上了围墙,跳进了一边住户的花园里。

 没有时间犹豫,袭击者已经反应过来朝这家住户的后门奔去,斯雷因冲向前门,前门有一个身影在徘徊,他顾不得看清楚是谁,为了不让无辜的人被牵连进来,他直接绕过前门在花园转了一圈,确定那人奔着前门而去之后再次翻墙从后门逃出,身后隐隐可以听到之前那家住户的质问和大喊,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远离居民区,越远越好.......

 回忆了一下之前的经历,他确定袭击者的目的就是杀了自己,甚至不在意被居民发现。哈鲁宁中将似乎已经不在意对无辜群众进行隐瞒,他的推测也被证实:自己的利用价值已经消失,而且——他想要的东西已经完成。

 伊奈帆那个眼神,以及电脑上的数据。

 中将的阴谋已经开始了。种子已经全部种下,现在,是第一步,除草。除去碍事的,接下来——

 伊奈帆!

 斯雷因心里一惊。中将看伊奈帆的眼神,也绝不是上司对下属的眼神——那也是赤裸裸的厌恶...和排斥。第一步是除掉自己,第二步,是不是——伊奈帆,和雪姐?然后,接下来是谁?

 他突然意识到了一点。

Aldnoah。中将的目的,都是围绕这个神秘能量来的——

 我是眼中钉,伊奈帆是他计划的阻碍者,那么,接下来,会有更多的人被牵连——最后,一定是蕾穆丽娜公主,以及——艾瑟伊拉姆公主大人和,薇瑟王国。

 有车子在靠近。斯雷因借着强对面的灯光,再次翻过墙面,跳下来,准备离开——却再次被黑洞洞的枪口堵住了。

 第二个袭击者正站在他面前。

“是哈鲁宁中将派你来的吧,巴尔索少尉?”斯雷因见势不妙,一边举枪和他对峙,一边眼角余光斜瞅着四周,寻找逃跑路线。

 对面的人愣了愣,似乎犹豫了一下,笑了。

“你是很聪明,斯雷因 特洛耶特。没错,是哈鲁宁中将的安排。”巴尔索中将幽幽的说:“中将早就想干掉你了,你的存在,在他眼里就是挡路的石子,欲除之而后快。但是,因为那个愚蠢的艾瑟伊拉姆女王的要求,他一再忍让,就等着试验成功的那一天,——”

“你最好收回说艾瑟伊拉姆女王的话。”斯雷因厉声呵斥道。巴尔索愣了愣,不以为然的说:“到现在,你还忠于那个小丫头吗?只不过是个天真的小女孩而已,你以为,我们会感谢她吗?中将的试验一旦成功,不管是她,还是她的薇瑟,都会是中将的囊中之物,还有那个一直很烦人的界塚伊奈帆,紧紧盯着我们不放,仗着是战争英雄,对我们的行动横加干涉,他啊,比那个女王,更加的愚蠢,而不自知——”

斯雷因的子弹擦着他的头发过去了。

   “再敢说一遍伊奈帆愚蠢,我保证子弹下一次会直接击穿你的脑门。”

斯雷因气势汹汹,然而巴尔索不为所动, 笑的畅快,他向前走进一步,盯着斯雷因应愤怒而扭曲的脸:“你啊,你还太嫩了,界塚少校也是,就凭你们,还有那个小丫头,妄想战胜我们中将,不要痴人说梦了——而且,你不知道嘛,现在有几只枪,对着你的脑袋?嗯?”

斯雷因心里一凉。果然,还有人在周围埋伏着,以他现在的角度,根本看不到四周,再加上除了自己锁在的地方,周围都是一片黑暗——

身后好像有声音?什么声音轰隆隆响,好像是车踩油门冲刺的——

“闪开!斯雷因!”

 一个尖锐的女声从围墙那边响起,斯雷因知道现在不是耽误的时候,立刻向右边闪开——半秒之后。

“轰隆!!!”

 伊奈帆的那辆马自达冲墙而出,撞碎了墙壁。尘土、砖头的碎块,斯雷因抱着头滚到了一边的草地上,路灯柱被撞到,瞬间一片黑暗,巴尔索的尖叫和沉闷的撞击,以及女孩的叫喊响彻云霄——

 一切,又再次安静下来。

 然后,他听到了黑暗中的怒吼——来自第三个,埋伏在暗中的追杀者。他猛地抬起头,朝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果不其然,一个身影因为之前的意外而露出了半个身体。距离自己半条马路的墙头上,开始朝着趴在地上的斯雷因发起袭击。

 他向后退去,接着还有点尘土飞扬的空气隐藏身形,一路躲闪,开始朝还埋在烟尘中的马自达摸去。没有了路灯,再加上尚未散尽的灰尘,这点优势下,斯雷因在子弹的缝隙中穿行,来到了车子边,靠在门上,然后。

 子弹在他耳朵边半个指头的地方炸开,将车门砸出一个洞。这样不行,必须赶紧反击!斯雷因抓紧枪,瞄准射击,但是在这混乱的场景下,他的子弹也只是和敌人一样,无法击中目标,必须赶紧思考对策。

 身后突然猛地一震。

 他立刻闪开,瞪着伴随咆哮着的巨大引擎声和轮胎在地上旋转的摩擦声之后冲出前方一个左打转停下来挡在他面前的车子。看来车里的人并没有大碍,刚才短暂的停顿,估计是被巨大的撞击撞的脑袋发懵了也说不定......随即,车门打开了,他看到了车里的两个人。

“斯雷因!快上来!快!”

 他瞪大了眼。

 打开车门的冲他招手的女孩,虽然是棕发,虽然是普通装束,但是那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了——

 是艾瑟伊拉姆公主大人。而那个开车的身影——竟然是蕾穆丽娜公主吗。

 他身体已经行动了,没有时间犹豫。子弹打在车子的另一侧上,他加速冲刺,几步越过倒在地上头破血流生死不明的巴尔索少尉和已经断裂成两半的路灯柱,冲到车边,打开后座的车门跳了上去,车子立刻发动,向前驶去。

 估计离警察到达这里还有两分钟的时间,这么大的动静,不可能没有人听见。虽然这里没什么人居住,但是刚才撞断的不仅是路灯柱,还撞歪了电线杆,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小区的用电。

 斯雷因思绪有点乱,但是目前,那个墙头上的袭击者还在追着车子不断向车子发动袭击。斯雷因无视车里两个女孩投来的异样目光,掏出兜里之前伊奈帆给他的手电筒,说了声“打开车顶窗户,保持这样的速度不要加速,七秒钟之后右转”,然后等窗户打开,用力把手电筒甩到半空。那人的目光被半空中旋转的手电筒吸引,给了斯雷因时间,他踩上后座,探出头,瞄准,开枪。

电光火石间。

手电筒落下,和那人垂下的肢体。以及斯雷因肩膀的钝痛——那男人被打中的瞬间,本能扣动扳机,子弹击中了斯雷因。

七秒时间已到,车子右转进入一个小路,然而,即使是负伤,斯雷因依旧看到了前方堵在路口的两个人。

 中将竟然为了对付我,安排了五个人吗。一个直接袭击,巴尔索在暗处,如果我逃跑,就追击,找到的时候安排暗处一个狙击手,巴尔索少尉无需直接出手。如果三人都失败,逃跑路线上还安排了两个人——

可恶!斯雷因捂着受伤开始流血的手臂,抓紧了枪,低吼着“不要减速,冲过去”,然后卸下弹夹——

只有一颗子弹了!他咬紧了牙关,当前,只有强行突破一种可能性了,必须保证艾瑟伊拉姆公主大人和蕾穆丽娜公主的安全......

“斯雷因,快趴下!”

 思索间,前排两个公主都喊了起来,艾瑟伊拉姆伸出手半个身体扑过来按下了斯雷因的脑袋——

 前面的人已经发起了袭击。

 又突然安静了。

 马自达停了下来,艾瑟伊拉姆抬起头,松开抱着斯雷因脑袋的手,身边开车的蕾穆丽娜目光严峻的看着前面。

 “他来了。没事了。”

  来者消灭了最后两个袭击者,大步朝他们走来,看起来似乎在发火。他走到右侧,猛地拉开车门,红色的眼睛瞪着面前的人。

 “斯雷因,你最好往左边挪个位置,”他冷冷的开口,然后跳上车:“瑟拉姆小姐,蕾穆丽娜公主,我不是说好要你们老实呆着别动的吗?还有,立刻和耶贺赖医生联系,这里有个伤患。”


——————————————————————————

打架到此为止了!想必现在的车里一定是修罗场【我就喜欢这样】【划掉】......蕾穆盯着心上人一边开着车一边盯着姐姐大人,艾瑟则一边考虑蕾穆的心情一边望着伊总【伊总:看我干嘛?再看把你们喝掉!(深井冰无视】至于斯雷因...亚历山大?

嘛,接下来还有耶贺赖医生的反应,有好戏看了~【伊总内心:orz斯雷因的真实模样只有我能看!斯雷因:闭嘴橙色橘子!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