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兔子89

【奈因】双生未来9

      剧情正式进入主线了,各种矛盾会激发,各种阴暗的不堪的想法会慢慢浮出水面,各种不敢说的话不敢做的事都会潜移默化影响着【听起来好高大上,其实就是——伊总喜欢的斯总却暂时不敢说出来啊顺便斯总其实是个傲娇还对自己的感情很迟钝这是萌点相信我!

      放心,再严肃的剧情,我都会甜回来,请叫我HE小能手!这一次更新结束,伊总将陷入修罗场哈哈哈哈哈哈!


——————————————————————————————

       伊奈帆当然有他自己的目的。哈鲁宁中将是个高傲的人,对任何一个职位比自己低能力比自己差的人都不屑于多说一句话,他的眼里,这些人,都代表着“服从”。自己的话,他们只能无条件服从,地火战争的时候,主导着整个战局的丢卡利翁,对他而言,只是个让他达到胜利目的的工具,只有利用价值,而火星公主,只是个促使他走的更高的筹码——或者,什么都不是。只是个拥有神秘力量的皮囊而已。

        这个态度,即使到了战争结束,也没有改变。立下汗马功劳的大尉、军医、舰长等人,都升了官,自己这个头号的大功臣更是连升三级,然而,这个人的眼里,笑着说“你们辛苦了”——那笑容如同在石膏像上生雕硬刻,无论是自己,还有大尉等人,不过是做了正确的事情给予奖励的小孩子。

    “你们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这是值得肯定的。”

       他这么说。

       战功,只是一个理由;荣誉,不过是一纸空文。哈鲁宁这个人,他不会给予任何人、任何事、任何梦想,他要做的,只是牵制,放置,然后。

       给你一个美梦。

    “界塚少校是我们地球军的希望,是我们强有力的靠山。”

       他给了伊奈帆这么一个英雄的梦,美的几乎人人都渴望得到,人人都欣羡不已。但是,伊奈帆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入梦。

        这个促使他没有入梦的人,是他曾经的敌人,现在的朋友——姑且算是朋友。自己的无动于衷似乎让中将大大的不满,然而他没有说出来,对着伊奈帆的眼神、谈到斯雷因时的口吻,都代表着一个含义。

        危险。

       因为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伊奈帆能看出来,他对自己从未信任,过去是,现在是,以后,肯定也是。而斯雷因——

       那道隐藏在眼镜片后面的杀意,让人不寒而栗。

       那次主动要求见斯雷因的时候,伊奈帆实际上是很不情愿的。他心底不想他们想见,一个想杀他的人,要求见自己想杀的人,到底有何居心,因为看不真切,所以不安。中将打的什么鬼主意,伊奈帆心里不停的做着盘算。

       Aldnoah的普及化研究进行的不是太顺利,但是中将却坦然自若,接见斯雷因的整个过程,伊奈帆都屏住自己的呼吸。中将的嘲讽之下,这只倔强而并没有失去锋芒、只是暂时隐藏的海猫,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出来。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中将所做的唯一个动作,就是——摸了摸斯雷因的头发。那个眼神,看着斯雷因的那个厌恶、凶恶而伪善的眼神,以及那个小动作...对,小动作。

      伊奈帆注意到了,中将摸了摸斯雷因的头发,然后...几丝金色,悄然落入他的口袋。

      他偷偷取走了斯雷因的头发。

       ......

      伊奈帆盯着屏幕,看着里面的内容。他其实已经想过了,中将为什么要取走斯雷因头发这点...只有一个可能性。

       特洛耶特博士。基因。

       中将想获取他的DNA。

        伊奈帆开始在电脑进行演算的过程中飞快的在大脑中过滤这些天中将的奇怪举动,然后扭头瞥了眼身后半蹲在,兢兢业业不停按着快门的海猫。阴影里,他金色的发丝没在暗处,看不出原本的颜色,纤细的脖颈,为了不着凉而套上的大衣挡住了他比同龄人略显瘦削的身形,一边小声嘟哝着什么一边用手指把耳边的碎发拢到耳后——

        伊奈帆猛地收回目光,盯着屏幕。

       不能再看下去了,不然...

       糟糕了,真是太糟糕了。刚才,自己是想伸手了吧——想去摸他的头发。

      不行,不行,不行。现在不是想这些事的时候。他猛地拍拍自己的脸,然后强制自己把思绪转到电脑上来。

       中将私下,在拿斯雷因的DNA做什么实验。那么这台电脑里,一定有实验数据,这几天他明显回家晚了,恐怕结果,就在这几天出来——

     “滴滴。”

        电脑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动。他刚才打开自己设计的程序,在中将的电脑上强制进行了关机前的最后一次演算重演,现在结果出来了。

        伊奈帆的瞳孔一阵收缩。

       完成了。今晚,中将获得了他想要的实验数据。斯雷因那根头发,与他所用的另一个试验品的匹配度惊人相似。而那另一个试验品——

       和aldnoah有关。是瑟拉姆小姐的DNA?还是蕾穆丽娜的?他不一定知道蕾穆丽娜的身份,而瑟拉姆小姐的DNA,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得到。那么,是什么?

       伊奈帆把目光移向窗户后面。

       特洛耶特博士的研究。那个圆形的试验炉。

       他突然明白了。

       这另一个试验品,不是瑟拉姆小姐,不是蕾穆丽娜。

       正是aldnoah本体啊。

       这么说——

       突然,有一双手抓紧了他的肩膀。

     “伊奈帆,快走!”斯雷因低沉的声音传来,透出一丝紧张:“是中将!”

 

       伊奈帆抓着斯雷因的手,快速飞奔着。他还记得之前的一分钟内,他是如何一秒内迅速将演算数据导入移动硬盘然后启动销毁程序消除自己进入电脑的痕迹,然后再确认中将还没进入二楼的时候抓着斯雷因,两人从窗户跳了下来——

      跳入了窗台下面,高高堆砌在试验场的木箱子上。

      有没时间停顿,两个一个翻滚跳下箱子,在地面上滚了一圈,迅速爬起闪进角落,贴着墙站着,视线所及的地方,可以看到中将房间亮起的灯。

      就差一点点。

      两人屏住呼吸,静静的站在那里,然后,中将的身影出现在窗户口,猛地拉开了窗帘,推开了窗户——幸亏伊奈帆跳下来的时候头脑清楚,记得把窗户关上了。中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目光似乎盯着试验场,伊奈帆确认这里是视线盲区之后,死死抓紧了藏在袖子里的手枪,眼神暗示斯雷因不要动。

      一点人声都没有。呼吸声被压低,被裹紧在大衣里的身体也几乎贴着墙缝。耳边,平时听不到的声音开始被放大,墙里水管的汩汩声、前方研究设备的嗡嗡声、似乎从外面传来的细小摩擦声,如同鬼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僵持着的三个人都没有动。试验场的东南西北角的踢脚线,架设了四台高功率射灯,将中间那台运行设备照的通体透亮,所有的机器、电脑,也被灯光映的惨白非常。斯雷因瞪着这个设备愣神,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他大脑一片空白。伊奈帆趁着他发愣的空档,将这里的所有摆设的方位、距离和角度看了个大概,心里暗暗记下的同时,注意到中将的身影消失,但是房间的灯光却没有消失,他心里产生了不祥的预感。

      他是要下来查看吗?

      立刻行动。此刻被堵在这里的方案他早就设想过,按照脑中勾画的撤离路线,伊奈帆立刻拉着斯雷因朝角落走,那里有扇门,他掏出开锁工具,开始操作,其间,斯雷因一直没有说话,望着那个设备,眼神由震惊,到愕然,最后,恍然大悟。

   “伊奈帆。”他低声说。

   “什么?”伊奈帆此时已经成功,门打开了,他没有过多的时间和精力去理睬斯雷因。大门打开后是一条直通地下停车库的走廊,他快步冲刺,身后的斯雷因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似乎做了什么动作,举起手,对着那台设备。

   “快点!”伊奈帆的声音难得透出一点着急,阴影听到中将的脚步声,就在楼上,就在他们头顶上,几秒之后,就会出现在他们刚刚待过的位置。

      斯雷因很快跟了上来,手里拿着那个微缩照相机。

   “你是笨蛋吗。”他低声说,语调依旧平板,不过熟悉他的人就能听出来,他有点生气。

   “我一直都觉得,这个设备有点眼熟,一直一直,就是没想起来。”斯雷因在暗处说,伊奈帆感觉他的视线正落在自己的后脑勺上。

    “所以?”

    “我现在想起来了。”

      走廊已经到了尽头。一辆军用马自达停在那里,这也是他提前拜托雪姐放在这里的,借口是器材运输。

     上车,启动自动驾驶系统,车子缓缓向前驶出,悄无声息的沿着狭窄的车道行驶,半分钟后,他们看到了夜空繁星。

     这里的方位,大概是研究所的西北角,一个小林区的出口,前往市区的便捷通道。一切都在伊奈帆的计划之内,脱险之后,他靠在车子后垫上,开始准备新一轮的线索理顺工作,斯雷因突然又说话了。

  “我刚才跟你说我想起来了,那个设备的形状我在哪见过。”他抓紧了伊奈帆的肩膀,声音有点发颤。

      伊奈帆转向他。

      斯雷因举起胸前那个银色的护身符。伊奈帆眼睛瞪大了。

      一模一样。花纹的轮廓。

 

     心事重重的两人一路都没有再说话,直到车行驶到家门口。车子驶进后院,距离车库还有一点距离的时候,斯雷因突然好像受了惊一般,猛地一拍车门。

    “让我下去。”

    “嗯?马上就到了啊。”

    “我说了,让我下去。”

       伊奈帆从他的口气中听到了不安和慌张,扭头去看,发现他的脸色有点苍白,眼神躲躲闪闪,手抓着门把手,毫不怀疑,只要他一开门,这只海猫立刻就会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半秒钟之后,伊奈帆无奈的打开了门,斯雷因立刻同炮弹般“嗖嗖”的开门跳车神闪避沿着围墙消失在黑暗中。伊奈帆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这一系列一气呵成的行为,正准备拿手机给他发个信息,他家的院门打开了,冲出来两个人。

       他愣愣的瞪着眼前的两个人,手机僵在手里。突然出现的两个人左右包围驾驶室和副驾驶,打开车门,看到驾驶室的伊奈帆之后立刻把他抓下来,一个发现副驾驶没人之后匆匆冲过来拽着伊奈帆往屋里拖。

    “他人呢?”

     “哈?谁?”

    “不要跟我装蒜!”

    “我说——”

       伊奈帆被两个人夹击着,直往大门口拉扯,伊奈帆垂着眼皮,直到看到门口站着的一脸无奈的雪姐,才明白——

      斯雷因你是有狗鼻子吗!这么远就能嗅到潜在危险?

      被拉近屋子的伊奈帆在心里感叹的同时,不得不面对接下来的问题:怎么应付面前的两个女人。

   “好了界冢伊奈帆,告诉我,他在哪!”

   “伊奈帆桑,拜托了,雪姐说他在这里!”

     对着他的脸质问的,正是火星两姐妹,艾瑟伊拉姆女王和蕾穆丽娜公主。

 

    “你拜托我来扮成你的样子,却什么都没有告诉我!!”蕾穆丽娜掐着腰气冲冲的瞪着他:“别以为面瘫着脸我就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给我说!他刚才是不是和你在一起!”

    “是又怎么样。”伊奈帆觉得这个时候,坦白比较有利于解脱。

    “那个,女王大人——”

    “叫我瑟拉姆,雪姐!”艾瑟伊拉姆比蕾穆丽娜还要急切,紧抓着伊奈帆的手:“我今天特地打发走了库兰卡恩来找你,我知道斯雷因在你这,结果一进来就看到蕾穆,她说你出去了!然后雪姐也回来了,她说,她说,一进门她就说——”

      伊奈帆抬起头,看着有点窘迫的雪姐。

     “我又不知道奈君你们出去了...”

     “雪姐。”

     “是是!我说漏嘴了啊!我一进门只看到奈君你坐在沙发上,没看到女王,啊,瑟拉姆小姐,就直接喊了一句‘怎么了奈君,又和斯雷因吵架了吗’...”雪姐抓了抓头发,很懊恼地说:“结果,就看到瑟拉姆小姐冲了过来,然后——”

       她转向蕾穆,一副不敢想象的样子。

     “——然后,奈君你突然发光了,变成,变成这个女孩的样子!!吓死我了!!‘斯雷因果然是住在这的吗?’她这么盯着我问啊!”

        伊奈帆想起雪姐并不知道蕾穆丽娜的事情,现在可好,全捅出来了。幸亏斯雷因跑掉了,不然——现在这屋要爆炸了吧!伊奈帆有点头疼,他并不擅长和女性相处,除了雪姐,他熟悉的也就是韵子和妮娜了,但是——

         眼前的可是两火星皇族!一个怒冲冲散发“你把我家斯雷因拐哪去了”气场一个满心忧虑的带着期待的“拜托你告诉我斯雷因在哪”的闪亮亮目光两双四只眼睛瞪着你,即使是国家级少校,也亚历山大。

        斯雷因你果然很受欢迎,比我还有女人缘,我吃醋了。

       他黑着脸转向雪姐,一边的雪姐却束手无策,对着伊奈帆做了个“你加油吧我出去找斯雷因”的手势,迅速关门冲了出去。

      亲姐姐。

 ——————————————————————————————

没错,伊总的修罗场,正是想见斯雷因的艾瑟女王和蕾穆丽娜公主。伊总可要小心点,眼前的两个人你都不好对付哦,想娶走斯雷因,得过她们两关【斯雷因:等等,不听听我的意见吗?

顺便说一句,斯雷因没有狗鼻子,他只是安装了探知火星人物天线——什么鬼

下章,剧透一下,是各种意义上的战斗【没错,是战斗,胜败在此一举,会看到不一样的双男主和双公主!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