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兔子89

【奈因】双生未来7

更新了!这次拖了好久,我绝对不会说是我懒得更...【死揍

这章开始,大家猜到这位女子是谁了吗?伊总和斯雷因的相处模式有没有萌萌哒呢~


———————————————————————————————

      斯雷因现在真的很想对着某个面瘫橙子的脸甩一脸的面包烤洋葱汁。他忿恨的掐着腰,盯着眼前的两个购物车俩袋大米一床被子还有两个旅行包...

      等我到家的时候你最好不在,否则我会给你尝尝金刚压顶的滋味。

      啊啊,前提是我先到家再说。脑海里瞬间浮现出那个毫无情绪起伏波澜不惊的面孔,伴随着前面类似调侃的话,怎么听怎么都觉得这家伙不暴揍一顿真是没救了。

       嗯,回去就暴揍他一顿!

       斯雷因咬牙切齿,开始盘算怎么把这些东西带回去。推车加姆已经爽快的答应先让他带回家再送回来了,他考虑一手推一个,然后抱起一袋大米扛在肩上,把空调被用小指头勾着,然后两个旅行包直接一个前背一个后背...

      还差一袋大米。他诅咒着,缓缓蹲下身,扛起另一袋...稳住。左右肩大米,前后背包,两手推车外加被子一床——

       他现在感觉非常良好,可以考虑去拯救地球了。

       为什么?你不觉得他现在的形象很像忍者神龟?

  

       他跺着脚瞪着眼一路冒着火慢慢向家里挪。虽然并不远,正常情况下从超市到家也就十五分钟左右的路,今天...

       加在身上的东西总共有多少斤他已经不想去想了。对了,还有两个大购物车和慢慢一车的东西。

       请给我一个不放弃的理由!即使曾经是军人,但是这分明是在故意折腾我吧!周围的人都盯着他看,窃窃私语,伴随着笑声和毫不避讳的瞪视,这让他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肩上沉重的负担让他在走了五十米之后就汗流浃背,不得不停下休息,再继续前进,几次一折腾,他的肩膀已经被摩的通红,细密的汗珠顺着发梢流下来,顺着白皙的脖子流进了后背,衣衫尽湿。

      “不行了!!”离家还有五分钟左右的路程时,他实在扛不住了,腿脚酸软浑身僵硬,因为紧紧抓着购物车还要控制前进的力道,他的手掌心也通红通红,甚是狼狈。他把米往地上一丢,瘫坐在街道边的花坛边,仰天看着天空,大口喘气。

       我再也不要去帮这家伙跑腿了,让他自己开橙子机前滚翻吧!他的心跳的很快,顺手用袖子擦擦额上的汗,然后恼怒地拿出兜里的手机,正准备打电话,电话就来了。

       是那个橙色少校。

     “......”斯雷因也懒得和他说话就这么保持沉默。

       电话里也沉默了三秒钟。

     “我忘了告诉你,超市其实每个半个小时有直通小区的通勤车,我想,你该不会不知道这个吧。”

       斯雷因瞪着眼前,刚刚,一辆橙色的超市通勤车从他眼前过去了。

     “=皿=+”斯雷因表示他现在不想说话。

     “我以为你知道,结果你不知道。”那个【界冢面瘫橙色少校】继续补刀,斯雷因几乎可以看到他一边说一边露出那种嘲讽表情的样子,气血上升,差点摔了手机,介于这手机是雪姐以前用过的,摔掉的话除了让她的脸色变难看不会有其他效果,他忍住了。

      “想摔手机?摔吧,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

      “你就是故意的吧!”斯雷因咆哮起来,脸上的表情丰富多彩。

      “噗。”

      “笑了吧,你绝对又笑了!你是故意的!我凭什么听你的命令!!”

        斯雷因挥舞着手机嚷嚷着,完全没注意身后五步之外的距离,站着的身影。

         没错,是莱艾口中“以地球普通装束在这片街上走动”的库兰卡恩亲王。他默默的站了几秒钟,听到了斯雷因的咆哮之后,笑了。

         即使变了装,这声音还是没变啊。电话里那个人,一定是界冢伊奈帆少校,敢这么惹毛斯雷因这匹狼的,只有那双暗红眸子的主人了。

          斯雷因 特洛耶特。这回我看你往哪跑。他开心的笑着,这笑容在旁人看起来,温和亲切,但是,只有是懂他的人,都明白——

          他盯上谁了。

           他就这么带着愉悦的心情超前面还在发脾气的少年走去,这回他打定了主意,任何人都破坏不了他的计划。

           除非。

        “那个,你钱包掉了,孩子。”

         一个轻柔的女声响起,吸引了一心注视着斯雷因的库兰和正在专心和界冢橙子【怎么又换了外号】吵架的某【银色海猫考姆林】的注意——当然这外号也是拜某人所赐。

       “那个——这是你的钱包吧?”

         斯雷因盯着女人的脸愣了五秒钟,突然脸红了,他认出这是超市里不小心被他撞到又被喊成姐姐的中年妈妈。这才注意到钱包掉到地上的斯雷因迅速捡起钱包,小声道谢,女子走过来,抬起手,摸摸他的头发。

       “我来帮你吧,东西这么多,怎么不坐通勤车呢?”

       “那个,我在这住没多久,不知道还有这么方便的车...”斯雷因脸更红了。女子的手很温暖,意外的比那个界冢橙子暖和的多,他挠挠脸,看了眼这么多的东西,不知道是该拒绝,还是答应,毕竟女子也推着车,上面也装了不少东西。

         似乎是看出了斯雷因的窘迫,女子笑了,拿起他放在一边的一个旅行包背上,接过空调被套在了手上,最后又拿起一袋米,放进了自己的车子。

       “这下好了,我帮你装这么多,其余的,男孩子要继续努力哦!”

        斯雷因好不容易消下去的红晕都浮现出来,默默的把米扛在肩上。

       “谢谢。”

      “不用客气,我儿子和你差不多大,虽然现在不在我身边,但是,他可不是娇气的人哦!”眼前的女子说起自己的儿子,口气又温柔了些许,眼里闪烁着幸福的波光:“你家就住在前面那个小区吧?正巧我也是的,一起走吧!”

         这是妈妈的眼睛。想必看到这个眼神的那个儿子,也每天都过的很幸福吧。

         斯雷因低下了头。我的妈妈...没有印象了呢。模糊的记忆里,只有个模糊的影子,金发,绿色的眼睛...

         她还活着吗,还记得我吗?

         不。即使记得我,也不会认我的吧,地火战的一级战犯,谁会想要这样的儿子?他无奈的笑笑,抓起了推车。

      “你家住哪?我送你。”女子再次摸了摸他的头发,声音低沉了下来:“对了,我叫斐琳娜 奥尔蒂斯,你呢?”

      “斯,考姆林。我叫考姆林,今天谢谢您,斐琳娜阿姨。”

      “阿姨...”女子念叨了一声,表情闪过一丝落寞:“阿姨...”

        斯雷因看不懂她的表情,也没有心思去问什么,因为,电话再次想起来。

      “喂考姆林同学。”

      “你给我好好说话橙子混蛋。”

         他在前面一边走着一边低声嚷嚷,身后的斐琳娜阿姨沉默的注视着他的背影。

        “斯雷因......”

 

         斯雷因和斐琳娜阿姨走到家门口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伊奈帆站在家门口——拿着扫帚扫地。

       “那是你的室友吗?在很勤快的干活,真是好孩子。”斐琳娜阿姨赞许的目光投向前面的人:“你们关系很好啊,家务分担明确...”

        “......”吐槽点太多,斯雷因愣愣的站在那里站了好久,直到身边的斐琳娜阿姨望向他露出不解的神情,他才如梦初醒,阴沉着脸朝那个一板一眼干活的家伙冲去。

        没错,是冲去。推着购物车冲了过去,速度快的惊人。

      “怎么回——”

       斯雷因在离撞上还有两步的时候突然停下来,松开手推车目送手推车冲上前——命中。

      咣咚,哗啦啦。

      人倒,车从他身上碾过,翻滚倒地,东西全数撒落。

    “呵呵。”斯雷因冷冷的笑着,大步走上前的时候,倒在地上的人动了动,推开还在旋转的车轱辘,动动手臂,然后——脑袋掉了下来。

    “我的天啊!”斐琳娜忍不住差点叫出来,斯雷因一脸的“我就知道”的表情,眯着眼,蹲下身近距离看着这个伊奈帆——啊,不,是机器人伊奈帆,然后坏心眼的抱起机器人的脑袋,如果有人此时路过这,肯定会把斯雷因当成碎尸案案犯。

       不过现在的场面也好不到哪去,抱着一个脑袋的斯雷因皱起眉头看了眼门口不远处,那个一直跟着的身影,监视者今天也在努力工作。想起那个哈鲁宁中将冷漠嘲讽的眼睛,他放弃了玩心,把脑袋放回了原处。

     “机,机器人?”斐琳娜阿姨吓得不轻,好容易缓过劲来,不小心说话差点咬到舌头。

      “对。”斯雷因帮受惊的阿姨拍背,然后忍着想踹上去一脚的冲动,把手推车扶起来,然后听到了拖鞋摩擦地板的声音。

       本人终于出来了。

       听到门口的动静和尖叫声而出门看看情况的伊奈帆一开门就看到了这么一副场景:某个板着脸气冲冲扶着手推车的蝙蝠海猫和一个明显受惊的陌生女子,一地的家用材料明显来源于现在空无一物的车子...以及一个坐在地上的在到处寻找脑袋的机器人伊奈帆。

       他很快就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关上门,面无表情注视着始作俑者。

     “你?”

     “我。”

     “不知道这家政机器人很贵吗?”

     “我觉得你很有钱不然不会要我买这么多东西。”

     “要你买的是家用材料。”

     “包括家政机器人?”

     “毁了他你觉得很开心?”

     “现在我有哪里气不顺吗?”

      “哪里都不顺。”

      “我好的很。”

      “啊,这好歹是我在研究所自己研发的,珍惜下我的劳动成果。”

      “是吗,好厉害啊,不好意思我手滑了没抓紧车。”

      “棒读腔。”

      “不是你说的吗说话要客观陈述事实。”

        这两人打着嘴仗,这边伊奈帆机器人一号已经找到了脑袋戴上,站起来,摇摇晃晃,走两步,摔倒在地,彻底歇火了。

      “......不愧是你研发的,好质量。”

       斐琳娜阿姨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两个少年吵着嘴,直到斯雷因反应过来向她道歉,然后嘟嘟哝哝跟他介绍眼前的人。

     “这是我,额,我暂住的地方的主人,界冢伊奈帆,这位是斐琳娜阿姨,家也住在附近,帮我送东西来的。”斯雷因瞪了伊奈帆一眼,在伊奈帆的视角,这眼神莫名有点挑衅和得意的意味,他觉得有点可爱。

    “可爱。”他就这么说了,不管是出于报复,还是内心真实想法,他都在看到斯雷因突然又气不顺挥着拳头怒吼着“说男孩子可爱很不礼貌”的样子时,感觉自己今天第三次赚到了。

    “你是——上次那个男孩子?”

       听到问话,伊奈帆把目光落在了一边的陌生女子身上——仔细一看,好像的确不是第一次遇到了,女子也一副不是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

     “你忘了我了吗?上次你从耶贺赖苍真医生的疗养院出来,我不小心差点撞到你,还记得嘛?”

       伊奈帆想起来了,是前几天他从蕾穆丽娜的疗养院出来的时候,差点不小心撞上的那个人。这么说,当时是匆匆瞥了一眼,只记得是金发,现在看来,的确是这个人了。

    “是我不小心撞了您,对不起。”伊奈帆道歉的时候,斯雷因已经开始收拾起地上散落的东西。伊奈帆也蹲下身帮忙收拾,斐琳娜则把自己购物车里的大米搬起来放回斯雷因的购物车里。

    “哪里,我是斐琳娜 奥尔蒂斯。”

   “界冢伊奈帆。”伊奈帆迅速把几大包调味料收拾起来:“你,认识耶贺赖医生?考姆林,你压到油桶了。”

   “是的,算是认识吧,我——”

    “那您是否认识鞠户大尉?”伊奈帆接过斐琳娜阿姨递过来的旅行包:“笨蛋考姆林,那样拿裁纸刀会划到眼睛的。”

   “闭嘴,橙子混蛋!”

   “那就不认识了,我只是来看望友人的孩子的,她在——”

   “被子给我就行了,我来拎吧,”伊奈帆心不在焉的听着,然后指着另一边那个海猫:“那是辣椒酱现在不要拆封会破坏口感的,白痴考姆林。”

   “你专心和阿姨说话不要老盯着我!”斯雷因咆哮道:“笨蛋橙子!白痴界冢!”

      伊奈帆站起来对着斐琳娜阿姨抱歉的笑了笑:“抱歉,您继续说,刚才说到哪了?”

    “没关系,你真的很关心他,这孩子父母都不在了,有你在他身边,真是太好了呢。”斐琳娜阿姨善解人意的笑笑,然后把地上最后几件东西捡起来:“我刚才是说,我朋友的女儿在耶贺赖医生这边的疗养院看护,我那天是顺道去看看她。”

       伊总拿东西的手顿了顿,斯雷因注意到他微微皱起了眉头,看向斐琳娜阿姨的眼神稍微变得深沉了些,接触到伊奈帆这样的目光,斐琳娜阿姨停下了动作,好像欲言又止。

     “伊奈帆?”

     “斯雷因,你先把东西搬进去吧。”伊奈帆用少见的认真的口吻转向站在一边疑惑不解的斯雷因,见斯雷因不想动,眯起了眼。

     “不动?”

     “我就不走。”

     “你要是不想走,我那边的机器人就拜托你帮忙搬到后花园去了。”

     “再见!”斯雷因跺着脚消失在门口,手推车推的呼啦啦响,然后两秒钟之后又伸出头来:“斐琳娜阿姨,今天谢谢!我先进去了,你们...慢慢聊。”

       他最后还不忘瞪了伊奈帆一眼警告他不许刁难阿姨,活脱脱一只炸毛的猫。

        伊奈帆在确认斯雷因的脚步声彻底消失在二楼了之后,才再次转向面前望向这栋房子二楼的笑的温和的女子。如果他没猜错,斯雷因带着陌生女子回家的消息,已经由今天的监视者传达到哈鲁宁中将那去了,不出五分钟,召唤他的通讯机就肯定会响起。刚才他出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站在他家对面的那个身影。

      是哈鲁宁的随从,巴尔索少尉。

    “再次介绍下我自己,我是界冢伊奈帆。”

     “我知道哦,你是军人,界冢少校。”

     “您知道?”

     “是刚刚才知道,因为友人的女儿和我提起过你。”

     “就我所知,耶贺赖医生目前需要住在疗养院的病人只有一个。”伊奈帆的口气开始带着些许好奇,女人一直带着温和的笑容,时不时向二楼投去一瞥,可惜...

     “没错。”

       界冢伊奈帆暗红的眸子瞬间好似平静的湖面被投了一枚小石子一般,起了一丝波澜。

——————————————————————————————

伊总和斯雷因热衷于相互为对方起外号,外号多的连起来可以绕地球一圈哦~【滚

伊总和别人说话还不忘盯着这只海猫,然后海猫炸毛了,伊总表示很开心~

这个女人是谁呢?库兰到底想怎样?吃醋了?【不我口胡的

下回正式进入主线:无论是感情还是剧情,都展开给你看!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