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兔子89

【奈因】双生未来4

来了!以后估计就固定在周五晚上更新了,顺便说句,存稿已经写到第七章了~本章基本是日常奈因...里面会有伏笔哦!


——————————————————————————————

  “对不起。”

     走进伊奈帆家里的时候,斯雷因才慢慢开口。之前的一路上他都没有吭声,斯雷因一开始因为被那阴郁的气氛感染而心情沉重,缓过来之后就注意到伊奈帆的脸色也不太好看。想到应该是自己对待长官的态度不太好给他添了麻烦,心里有点过意不去,直到到了家门口才缓缓开口。

  “没什么。”伊奈帆已经换上拖鞋走进了屋里。

      胡扯,分明是有什么。

  “有些事你不知道最好。”

     这算是间接承认了吧。那个中将明显看着你的眼神也有点让人不舒服,不知道在计划着什么,还提到护身符,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斯雷因换上鞋的时候心里默默想着,希望不管计划着什么,都和伊奈帆没有关系,都冲着我来好了。

     嘛,艾瑟依拉姆公主大人还在这,料想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斯雷因心情又变得有些糟糕,想起艾瑟伊拉姆公主大人还在这里,他就恨不得把自己的头发抓成一团稻草。

     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她啊!

  “前两天,耶贺赖苍真医生跟我说了一件事情。”伊奈帆的声音突然从厨房那边传来:“三明治还是肉酱面?”

   “有三明治吗?我要。”

   “很遗憾,只有肉酱面了。”他平静地说着每天都要说三遍的话,然后对着斯雷因青一阵红一阵的脸色说:“医生跟我说了——啊,没了。喂,帮我去冰箱拿瓶番茄酱。”

    “你把话说完。”

   “你先给我拿东西。”

   “你先说。”

   “你先拿。”

      两人开始大眼瞪小眼,再次僵持。

    “是蕾穆丽娜。”伊奈帆简单的说,对冰箱歪歪头。斯雷因一边诅咒着“橙子混蛋”一般走过去打开冰箱门寻找番茄酱,同时竖着耳朵准备接受接下来的消息。

     但是半天没有动静。他回过头去,发现伊奈帆瞪着空空如也的油桶愣神。

     哦天啊,不会吧。

  “一定是雪姐早上做早饭的时候把油全倒光了。”

     我记得早上的时候还有大半瓶吧大半瓶!怎么可能一下子倒光了!倒这么多油是要擦地板还是要刷墙?

    斯雷因吐槽间,伊奈帆已经擦擦手走出了厨房,来到电话机边。

“你干嘛?”“打电话。”“我是问你打电话干嘛?”“超市,送货上门,油桶一只。”伊奈帆看似很认真的翻着电话机边的通讯录,然后按下一连串号码:“不要空的。”

     斯雷因恶狠狠的把手里抓着的番茄酱塞进了冰箱,然后坐下来瞪着天花板。

     蕾穆丽娜公主...

 

     斯雷因是被刺耳的铃声惊醒的,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身上还盖了件衣服。天色有点暗了,他迷迷糊糊的站起来,拍拍自己的脸。

     依稀记得自己坐在沙发上想着蕾穆丽娜公主的事情,竟然想到睡着了。他抬起头看了看墙上的钟,然后意识到刚才的铃声是门铃。他环顾四周,界塚不在客厅,里屋隐隐有动静,于是他准备去喊界塚开门。

     门突然就开了。

   “伊奈帆,我进来了啊!你在家啊!”从门口走进来一个黄色头发的男孩,声音洪亮,神采奕奕,穿着蓝色的工作服,袖子向上卷起好几层,一边提着两桶油一边很熟稔的冲进了客厅:“你要的油我送来了啊!你怎么——”

      他停住了话头,直愣愣的盯着傻站在客厅沙发前的斯雷因,两人大眼对小眼。

      糟了,他不知道我的存在!他随随便便就进来了,我完全没有准备!这下坏了!斯雷因内心翻腾起来,瞥了眼后花园的窗户,心里盘算着一旦被认出就立刻逃走的可能性。

     男孩似乎想起了什么,放下油桶朝他走过来,神情严肃。

      认出来了!大名鼎鼎的一级战犯斯雷因 扎兹巴鲁姆 特洛耶特,就在界塚伊奈帆家里,活的好好的!

      斯雷因神情紧绷,眼角余光再次朝窗户看去,细数着距离跳窗的时间...

   “你好,我是加姆 格拉弗特曼,伊奈帆的朋友!你就是伊奈帆说的远亲吧?”眼前的男孩友好的伸出手:“好像是父亲的舅母的表妹的儿子的弟媳的妹妹的小儿子,对吧!”

      斯雷因整个人都僵直在那里。这一连串什么玩意的东西在他脑子里拐着弯打成了个结,亏你记得住啊...不过,他的反应,这是——没认出来?他的目光穿过热情的加姆,落在他身后的穿衣镜上。

      啊啊,是光学迷彩伪装啊,自己回来的时候忘记解除了。幸亏没有,不然真的就麻烦了呢。

   “哎,不对,好像好似父亲的舅舅的表哥的儿子的妹夫...等等等等!管他呢!反正是亲戚家的孩子就是了!”眼前这个叫加姆的活泼男孩对斯雷因挤挤眼:“你叫我加姆就好!初次见面!”

     叫加姆的男孩子太热情,跟他握手之后就絮絮叨叨说起什么“在超市打工,正好帮伊奈帆送东西”、“我原来在整备处工作,战争结束后就回学校上课”之类之类的,斯雷因都没有插嘴的机会。

    好健谈,和伊奈帆完全是两种人!他们真的是朋友?斯雷因心里腹诽着,想起伊奈帆的面瘫和没感情的说话语气,眼前的人看起来真是元气满满。不由得想象着这两人的相处方式的斯雷因忍不住嘴角抽搐,眼睛朝里屋瞅了一眼,摇头低声叹气。

  “伊奈帆呢?在工作吗?”注意到斯雷因的眼神,加姆停止说话,习以为常的看了里屋一眼,然后挠挠头发,指了指地上的油桶说:“他打电话订购的东西,我放这了啊。”

    斯雷因这才想起来还没付钱。

  “钱的话让他明天给我吧,我先垫着,反正他经常这样,忙起活来就忘乎所以。”这位叫加姆的倒是随意的很,再次对斯雷因打了个招呼,转身走了,走到门口,又想起什么,扭头对斯雷因喊道:“下次和我们一起参加聚会吧,顺带伊奈帆那家伙,这家伙好久都没有和我们参加集体活动了!拜托了,对了,下次做饭的时候小心点,别再毁了伊奈帆家厨房了哦!考姆林同学!”

     他的声音和身影一并消失在门口,随后是自行车的铃声响过,加姆骑上车,然后消失在视线里。斯雷因对着窗户加姆消失的方向瞪着眼,耳边都是那个名字——

    考姆林。有点耳熟。考姆林。考姆林。考...

    毁了厨房。

    片刻之后,他反应过来了。

  “界!塚!伊!奈!帆!”

  “不要吵,蝙蝠。”

   “你是故意的吧!”

      ......

     毁了厨房。这件事说来话长。

     斯雷因目前虽然住在界塚家,但是因为身份特殊,平时里一般除了工作就基本不出门。在家的时间很长,生活基本就是一成不变的看书,发呆,在花园里散步【偶尔这样】。界塚伊奈帆在研究所工作,基本早出晚归,直到一个月前才取得了短暂的休假,在他回家之后,斯雷因开始尝到了各种他以前都没吃过的美味珍馐,于是,便对无论什么菜色都手到擒来的界塚——家厨房产生了兴趣。

     不能吃白食,也要帮忙做点事情,他是这么想的,然后就开始翻各种书籍食谱,瞒着伊奈帆开始尝试在厨房做些东西。他最先尝试的就是伊奈帆最拿手的蛋包饭,所需要的材料,鸡蛋,砂糖,油也在几天之内确认了所在的位置,然后他把蛋包饭的那一页食谱背了下来,两眼放光的在某天清晨冲进了厨房。

     那一天对于周围邻居们来说是印象深刻的一天,是伊奈帆研究所的同事们深表震惊并津津乐道的一天,同时也是加姆韵子莱艾他们【尤其是知情的莱艾】三观尽碎的一天。且不说雪姐的反应,时至今日,伊奈帆的同事还依旧记得当天的事情。

     就当伊奈帆的同事们因为他们向来遵纪守时的首席研究员久久未到而议论纷纷之时,他带着一身油烟味到了。无视所有人惊愕的眼神,他走到自己的办公室,猛地关上门——虽然他平时是不关门的。

  “界塚研究员当时一来就关上了门,我们都不敢说话呢。”同事甲。

  “而且他一身的油烟味啊,是刚从厨房里出来的吧。”同事乙。

  “重要的是他的脸!脸!头发有点乱不说,脸上有一处刮擦的痕迹!还有右脸颊那边有青紫淤痕,好像和人打架了一样!”同事丙。

     谁敢和他打架啊,地球上还有谁敢!可是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和谁打架,而是被谁打!完全是被谁当做泄愤的对象了!

  “我家厨房出了点问题。”最后界塚伊奈帆少校是这么解释的,面无表情,还自带屏蔽光环。

     撒谎。界塚少校的厨艺人尽皆知,如果哪一天他说他不会做菜,听到的人一定会以为自己没睡醒而选择请假回家补眠。

     那真相是?据后来来到家里名为探访实为嘲笑的莱艾说,厨房的确被毁了,但不是伊奈帆所为,此乃某个据说名为“考姆林”的暂住在伊奈帆家的人的杰作。嘛,据当事人说,开了火打了鸡蛋倒了油原本一切都很顺利的进行,直到他准备去拿装砂糖的罐子的时候,出了意外。

    “嗙!!!!!!!!!”

     清晨的寂静就这么被打破了。

  “抽油烟机开着的时候移开烧锅,你是想自焚吗?”伊奈帆当时被巨响从梦里惊醒感到厨房后是这么说的。

     没错,斯雷因拿砂糖的时候因为左手拿着烧锅而砂糖罐又正好在左手边就端着锅一起离开了灶台。离开了灶台。火没关,抽油烟机嗡嗡运转着。

     然后,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伊奈帆和雪姐冲进客厅的时候,看到黑烟从厨房里冒出,一个一脸黑乎乎的人从门里摔了出来——是斯雷因。金发和白皙的脸上遍布黑灰,已看不出原本的样子,他一边对着伊奈帆咳嗽,一边指手划脚的对着厨房很是惶恐。

     虽然伊奈帆当时知道斯雷因并不是想搞恐怖袭击,但是大清早的好端端被从睡梦中炸醒,醒来发现自己厨房因为某人操作不当而被毁,鸡蛋清、砂糖、油盐酱醋飞溅的满桌子都是顺便彻底报废的原先是油烟机的东西以及地上的烧锅和烧锅里的焦黑,料是没有表情的他也产生了要不要先把面前的人打一顿先。最后还是忍住了的他开始清理厨房,被伊奈帆轰出去的斯雷因窘迫的站在客厅外,手里还拿着锅铲和糖罐,紧张的不敢看站在他身边掐着腰的雪姐。

     不用说也知道她生气了吧!住在自己家,还添这么多麻烦!

  “说起来,蝙蝠。”伊奈帆突然开口,手里拿着抹布,顶着一身刺鼻的油烟味走出来,阴沉沉的望着他:“你是想自己做早饭?”

  “是...”

  “你前几天再看菜谱。”

  “是...”知道还问。

  “以前没做过?”

  “是...”我到哪里去做你倒是告诉我界塚君。

     伊奈帆示意雪姐先去洗脸刷牙出门买早饭【毕竟厨房今天是用不了了】,然后转向斯雷因,吸气,开口——

  “厨房你以后不要进来了,我家的油烟机是上周才买的。”

  “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的话请问我家的厨房怎么办。”

  “......”

  “对不起有用的话请问抽油烟机是否可以不用购买。”

  “......”虽然我是不对但是你有完没完了!

  “对不起如果有用的话请问我的左眼怎么办。”

  “......”你丫的,说好不提这个的...

  “对不起如果有用的话请问你知道你的名字怎么写吗!!”

  “这有半毛钱关系啊!!你说完没有!”斯雷因要爆发了。

  “有。说对不起。”

  “....对不起。”我忍。

  “对不起有个卵用啊。”

   下一秒斯雷因手里的锅铲就飞了出去擦过伊奈帆的脸,加上糖罐一只,正中右脸颊。

  “混蛋橙色家伙!”

   他跺着脚走开的时候,满脸通红,把门摔的震天响。

 

   上面说的,就是伊奈帆那天的真相以及加姆口中的“毁了厨房”事件原型。总之,莱艾告诉了小伙伴们之后,斯雷因【又名考姆林】的厨房杀手称呼就留了下来,虽然他再也没有进过厨房,不过,再次被人提起,总是不好受的。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必须逼问清楚他口中之前所说的“耶贺赖苍真军医告诉他的事情”。他迫切想知道蕾穆丽娜公主的事情,哪怕一点都好。

  “说起来,这个蕾穆丽娜公主,和你什么关系?”伊奈帆戴着眼镜,手里拿着铅笔,懒洋洋的扭过头去,不理会斯雷因的质问,直接岔开了话题。

   斯雷因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效忠于她的骑士?利用、欺骗...虽然名义上站立在她身边,但是那个时候一心寄予艾瑟伊拉姆公主大人身上,骑士这个称呼,似乎不够格。不安过,愧疚过,还继续前行着,直到那份寄托彻底离开,自己孤零零的站在那个空荡荡的保养舱前,手里抓着那个复归的护身符——

  “真是可怜呢,你,还有她。”

   那个粉发的少女这么说。

   斯雷因的心揪了起来。一直都愧对于她,实际上自己不是没有想到过她知晓一切之后可能的反应。明明继承了薇瑟的血统,享受aldnoah的荣光,却无法被这束光照亮。不被承认、隐姓埋名,憎恨着薇瑟,却渴望有一分的亲情,她和自己其实极为相似。他曾经在她注视着自己的目光里看到依赖和信任,和扎兹巴鲁姆伯爵以及哈库莱特的注视有点不同,带给他的感觉也是不一样的。喜悦、被认可、可以相互依赖的渴望——然而,都被他深深的扼制着,任由那份感觉被血淋漓的荆棘包围覆盖。

   “我不走!我要和你在一起!”

     最后那声呼喊犹在耳畔,天知道那个时候,对于一心求死的绝望的他来说,是照进他冰封的心的一丝阳光,然而,仅仅只有一瞬而已。见识过世态炎凉的她,懂得自己的心思,一心站在自己身边,无怨无悔,和艾瑟伊拉姆公主不同,她直白、隐忍,有着丰富的情感和敏锐的直觉,她知道自己的决绝——所以当时才那么痛苦凄厉......现在的她,估计也和其他人一样,认为我死了吧。

     可怜呢,我,还有她。我们都是笼中鸟,不是吗?斯雷因站起来,走到窗边,呆望着漆黑的夜空。追寻前面的阳光,脚下踩着数不清的血泪,我对她,她对我,到底是什么呢?

     朋友?骑士?路人?或者说——

   “我明白了。”界冢伊奈帆突然在背后出声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哈?

   “我明白你们的关系了。”界冢伊奈帆放下铅笔,卷起摊在桌上的图纸,然后转向他,眼瞳中蛮是认真。

   “我自己都不清楚, 你一个外人就明白了吗?”斯雷因不可置否,不过还是走回椅子坐下来,抱起双臂听他的结论。

   “你们是恋人。”

   “......”斯雷因被噎住了,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看你一副纠结痛苦的样子,我也感到万分纠结痛苦。如同情侣分隔两地的矛盾感,明明近在咫尺,却永不能相见——不错。”

   “......界冢你吃错药了吧。”而且如此煽情浪漫的话被你这么波澜不惊的口气一读整个人都不好了行吗?

   “最近和韵子聊过一本苦情小说来着。”

      刚才他是笑了吧笑了吧?一瞬间嘴角起伏了一下,果然是逗我玩对吗?

  “你真的当我是白痴吗界冢伊奈帆?”“我真的把你当白痴。斯雷因 特洛耶特。”

    果然,和他完全不能相互理解!

  “不过我说真的,你们的关系。”伊奈帆在斯雷因爆发前一秒终于恢复面瘫,口气也正经许多:“你们有婚约。”

    斯雷因再次被噎住。

  “什——”“我换种说法,她,瑟拉姆小姐曾经在广播里宣布和你的婚讯,对吧?那个人实际上是假扮瑟拉姆小姐的蕾穆丽娜,嗯?”

    看斯雷因没有反驳,伊奈帆继续说了下去:“我其实之前并不知道她和你的关系,但是当时听到广播里她这么宣布的时候我就想了,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能让她为你做到这种程度,现在想想,她是喜欢你的吧?而你一门心思都在瑟拉姆小姐身上。对于蕾穆丽娜,只是在利用她而已。”

   没有说错,斯雷因默认了,内心的不安和矛盾更加强烈,他几乎就想立刻见到她向她道歉,却又不敢去相见——

   “我嫉妒了。”

   “对不起,让你嫉妒——嗯?”斯雷因说了一半,突然顿住了。等等,刚才那句话是什么?嫉妒?

  “对不起我没听清楚界冢少校。”

  “我说我嫉妒了。特洛耶特伯爵。”

  “嫉妒我?”

  “我不觉得我会对你的衣服或者头发或者椅子产生人类的愤怒情绪。”

      斯雷因猛地站起来就要离开,他不想和他说话了,觉得自己迟早会被他气死。刚走到门口,已经握住门把手的他因为界冢伊奈帆的一句话突然停住了。

  “我昨天去见过她了,她对我的第一句话就是——”

  “斯雷因,他现在在哪?”

  “把他还给我。”

     斯雷因没有回头,一动不动的站在那。而他的背后,伊奈帆的红色眸子里,有异样的情绪涌动。

     看来你真的很在意她呢,斯雷因 特洛耶特。


——————————————————————————————

界塚少校表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敢打我【连雪姐都没打过我!

界塚少校表示这只蝙蝠这辈子都别想跑陪我家厨房【斯雷因吐槽你家厨房黄金做的吗摔!

界塚少校表示蕾穆丽娜公主和你有婚约,我配不上你是吗【斯雷因表示这家伙怎么又胡思乱想起来了果然好烦

 


评论(10)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