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兔子89

【奈因】双生未来3

第三章,某个我在剧中很反感的角色登场了,名字来源于官方漫画~


————————————————————————————————

     沉默蔓延在三人中间,伊奈帆的眼神似乎有点阴郁。之前想说的话被打断,而打断之后的内容也不是什么好事情。但是他沉默了半晌,最后什么也没说,接过斯雷因手里的枪,丢给了库兰卡恩。

     这幅场景,就连库兰也知道,不便插嘴。他好整以暇的把枪收了起来,然后依旧带着笑容望着眼前的两人。无线电里那个,哈鲁宁中将,要见界冢伊奈帆,还要求把斯雷因带过去。即使再面无表情,那一瞬间的动摇已经被库兰捕捉到了,看来不会是好事情,和女王大人来访有直接关系吧。即使不情愿,也还是坚定的执行呢。

     伊奈帆的神色再次恢复到正常的无情绪状态,他不再理会库兰的瞪视,转身面朝斯雷因,帮他理理衣服,揉揉头发,拍拍他的肩。

    “走吧,我们去见中将。”

     说完,他拉着斯雷因的手,快步走了,没有再对身后的亲王说一句话。

     目视两人的身形消失,库兰慢慢转个身。

     太有趣了,太有趣了,这两个地球男孩。他疾步向前走去,现在他迫不及待的想找到他的女王陛下,看看她着急的表情以及听到自己汇报之后的欣喜眼神。

     看来下次想带走人,可没这么容易了呢。假寐之狼以及,潜伏之虎,吗。


     

     一路都没有说话的两人加快着脚步,直到车边,二话不说把斯雷因推上车的伊奈帆看起来情绪依旧不好,发动车子后,他对着副驾驶上的人低声说:

   “把瑟拉姆桑的那串项链戴着,待会见到中将的时候不要说话,交给我就好。”

     因为气氛太过于严肃,斯雷因没有辩驳什么,一声不吭的带上项链,转脸望着车窗外。车子飞快的行驶在街道上,行道树一排排向后闪过,不远处翠山朦朦胧胧,时光正好。经过一年的时间,这座曾经在战火中遍体鳞伤的城市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除了小部分还未修缮的废旧砖瓦,在警示着人们曾经发生的一切。有着aldnoah的大力支援,这座城市的规划者们和建设者们倾尽全力,如今,整个城市弥漫着和平和欢乐,战争伤痛正在慢慢褪去,清新的海风使整个空气都充满了水分。

      只有自己,感觉像是个外人。

      不断犹豫着,渴望着光明,内心却依旧苦痛。从未后悔过自己的决定,也早就有承担一切的觉悟,但是此时此刻,如此格格不入的自己,让他第一次感觉矛盾不已。

     自己现在的安逸,到底值不值得?那些死去的人的面孔,依旧在他脑海中徘徊不定...斯雷因其实都明白,失去的已经回不来,死去的无法再复生,面对生活的人一切都还要继续,他从出来的时候就是这么想的。想为自己真真正正活一次,想自己为自己的未来担当一次,想好好为自己呼吸一次。

     车子平稳的前行,斯雷因思绪很乱,伊奈帆也没有吭声。老实说,现在对于自己,最大的改变就是竟然和这个橙色的家伙安安分分的坐在一辆车上,和平相处。一年前还恨不得干掉对方的自己,这简直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一年前...最后那场大混战,哈库莱特,巴鲁贝鲁斯伯爵,再也没有他们的消息了。从界冢伊奈帆这里知道了月面基地的大家都在地球安顿下来,蕾穆丽娜公主也在耶贺赖苍真医生那治疗腿疾,虽然还没见过,但是,最起码都好好的活着,而那两个人...私心底,还希望他们活着,但是,想着他们迎着丢卡利翁的炮火,这概率真的十分渺茫。斯雷因的心揪了起来,眼眶发红,他使劲把泪水逼回眼眶。不,他们没死,不会有事的,对于我,真的不能再失去这些人了...     

      他用衣角使劲擦着眼睛,身边的伊奈帆从后视镜里看着他,没有吭声,直到车子停在一栋建筑物前。斯雷因使劲擦了擦眼睛,才注意到自己竟然来到了这种地方。

      地球联合军科技机械研究所。

   “那个中将,在这里?”

  “中将在这里有个办公室,他也是aldnoah普及化研究的负责人。你以为在联合军总部?那里人太多,你会被发现的。而且,现在女王大人来访,那里全部都是警戒的人。”伊奈帆说的很平静,然后转向他:“即使在这里,你也不安全。使用一下光学迷彩吧,现在去往中将的办公室还有一段路,这里大多数都是军人,都见过你的影像。”

      斯雷因心情复杂的摸了摸项链,伊奈帆眯起眼。

    “快。”

      

       穿过走廊,斯雷因一直低着头,右边巨大的玻璃窗外,是研究所中心的实验场,来来往往的人和他们擦身而过。刚才进门的时候,也没有遇到什么军人,似乎是经常来的缘故,门口接待区一个年轻的男子看到伊奈帆,只是对他点点头就放过了,连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

       走进大楼之后,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异的味道,有点像是消毒水。再往里走,虽说是实验所,但是却非常安静,来去的人脚步匆匆,阒然无声,隐约只有细微的嗡嗡声传来,好像是从中间那个实验场发出的。斯雷因出于好奇抬起头随便瞥了一眼,试验场中央,伫立着一个巨大的酷似一号炉的圆形设备,好像有点眼熟。他张嘴想问伊奈帆,但被伊奈帆眼神制止,然后就被拉着拐进了电梯,来到四楼,站在了一间办公室前。

      办公室门前站着两个穿军服的人,伊奈帆走上前与他们说话,斯雷因依旧低着头。老实说,现在的他有点紧张。这里全部都是参与研究的科学家和军队的军人,科学家倒还好,就是这些军人——

    “进去吧。”其中一个军人推开了门,神情古怪的看了使用光学迷彩的斯雷因。

      这眼神,很让人讨厌。轻视,怜悯,猜疑,什么都有,如果没认错,门外这两个,应该就是每天监视着他的精英吧。寒冷的视线,好似在咆哮着,钻心剜骨,斯雷因忍着心里泛起的不适,跟着伊奈帆走了进去。

      一间巨大的会议室,只有两个人坐在最前面,硕大的会议桌上摊开着什么,正在嘀嘀咕咕,看来那就是哈鲁宁中将和巴尔索上尉了。他们暂时还没抬起头来,房间有点昏暗,只有一面墙有窗户,窗帘半拉着,整个房间有点阴暗。前面那堵墙上挂着巨大的液晶电视,没有聚光灯打过来,也没有窃窃私语,但是,斯雷因感到浑身都不自在。

     虽然早就做好了被这种目光注视的准备,但是一旦真实的接触到,这些恶意就如同喷薄而下的瀑布,瞬间将他浇个透湿。到底有多少人知道他的存在?这般仿佛快要被穿刺灼伤的视线,如同断罪之剑悬在头顶,冲击着他的心防。

   “知道你存在的人都在这里了,除了哈鲁宁中将和巴尔索上尉,还有门外那两个负责你的监视任务的,就只剩下我、雪姐和莱艾了。不用担心。”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伊奈帆慢吞吞的说。

      然而,斯雷因的脸色很快恢复了正常。

      没关系。他从来没有期待过别人的谅解,既然自己选择了这样的生活,早就做好了承受一切责难的准备。他不奢求原谅,他现在无所畏惧了。

   “下午好,界冢少校。”

     有人说话了,斯雷因扭过头去,看着前面那个突然站起来的人。

   “下午好,巴尔索上尉,哈鲁宁中将。”伊奈帆将他按在一边的椅子上,然后走了过去,开始和他们说着什么。

      他们似乎直接开始了正题,也没往他这看,声音压的很低,斯雷因也没心思去听。现在的自己,发色变成了深褐色,碧绿的眼瞳也被接近莱艾的紫色而取代。想象着自己的样子,斯雷因感觉有点古怪,不知道自己看上去是否比较像莱艾的亲戚,或者,哥哥比较接近...

     他思绪又开始游走了,也就没有注意到正在和伊奈帆说话的哈鲁宁中将看向他的眼神。这位中将其实斯雷因之前见过一面,不过是在监狱会面室的电视上,尖锐的眼神,高高突起的颧骨,一板一眼的说辞,瘦削的面部,皮肤的颜色让斯雷因想到了老奸巨猾的狐狸。记得当时斯雷因就脱口而出“这个人,肚子里不知道揣着多少算计”的话,现在想起来,觉得颇有点滑稽。

      这位老狐狸在他注意到的时候,已经走到他面前了,吓了他一跳。不过斯雷因立刻反应了过来,猛地站起来,微微蹙眉看了眼也已经走到自己身边的伊奈帆,而那位巴尔索上尉则抱着一堆厚厚的资料看也没看他一眼,就默默走了出去。

      再次沉默的气氛比刚才与库兰在场时还要诡异。哈鲁宁中将的脸没在阴影里,再加上低头盯着斯雷因的这个奇妙的角度,导致他整个人如同黑柱子伫立在那里。

      死神。斯雷因脑中一瞬间闪过这个词,然后心里升起了不祥的预感。这个人,的确是能决定他生死的——死神。

    “斯雷因 特洛耶特。”那个人沙哑的声音没有感情。

      斯雷因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埋怨了自己的没出息,他稍微顿了顿,“嗯”了一声表示答应。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斯雷因就是觉得自己不能在这个人面前示弱,虽然自己是战犯受其制约,但是,这种冷峻算计着什么一般的压迫力,着实让他很不爽。

    “这段时间,我们受了你父亲的很多照顾,重建工作进行的很顺利。”哈鲁宁开口了,用手推了推眼镜框。

    “我看到了。”

     “你在一号炉那边工作的事,是我批准的。”中将突然低声笑了:“前火星伯爵大人。”

      开始了,嘲讽般的口气。

    “很好,很好。做错事了就要承担后果,虽然有艾瑟伊拉姆女王为你撑腰,我们也不能当做事情都没发生过,我们的界塚少校,你说呢?”

     他转向一边的伊奈帆,伊奈帆的眼神似乎有点嫌弃的看了斯雷因一眼。

   “当然。”

     当然个啥啊谁知道。

   “你好好的活到现在,多亏了界塚少校呢,他力排众议保下你,我们都很吃惊呢,没想到大名鼎鼎的英雄人物竟然会为一个战犯说话,嘛,也不是不能理解,像界塚少校这样的人,也就只有您,可以与之一战了。”

    中将再次推了推眼镜,看着默不作声的斯雷因,言语中丝毫不掩饰的轻蔑意味也更加浓厚, 不断对斯雷因用着敬称,看着眼前的人沉默隐忍的样子,他似乎心情愉悦。不过,他此番话的目的不是在这。

   “你那个护身符呢,特洛耶特博士留给您的东西?”

   “我不觉得和您有任何关系,哈鲁宁中将。”斯雷因冷冷的回应道,口气中不自觉的带上了一丝警告。

   “哎,你这么对我说话?别忘了,你这个战争的始作俑者,我们想处死你,那可是轻而易举...”

   “我是不是始作俑者,你们最清楚。”斯雷因面色也更冷了,提到护身符的时候他的心里如同被点燃了一团火,让他毫不客气的就给予了反击:“还有,明明处死我很简单,你们却没这么做,想必其中原因你们也比我更清楚吧。”

      中将动了动,眼镜片后闪过一道光。伊奈帆也上前走了一步,气氛再次凝固起来。

   “斯雷因,够了。”他低声警告道,斯雷因不予理会。

   “果然是统领火星将领的‘狼’啊,年纪轻轻,这么没有礼貌——”中将的声音傲慢而危险起来,和库兰完全不一样的气势将其包围,斯雷因毫不示弱,回望着他。

   “哈鲁宁中将,艾瑟伊拉姆女王请求与您商谈,现在已经在军部会议室等您。”

     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巴尔索打破了这弥漫着火药味的僵持,哈鲁宁中将眼神一凛,回过头去说了声马上就来。等巴尔索再次出去后,他再次转过脸来,之前的危险气息已然不见,连那张死板僵硬的脸上都有了些许笑容。他伸出手,摸摸斯雷因的头发。

   “嘛,就这样吧,你现在在界塚少校的监视之下,我们不会对你过多干涉。‘他像个慈祥的爷爷一样带着劝慰的口气,然后松开了手,示意伊奈帆带他走。走到门口,斯雷因回头看了他一眼。

     他依旧站在原地,带着和善的笑容,但是这笑容越看越奇怪,愈加毛骨悚然。

     关上门的一瞬间,斯雷因听到了里面的一声嗤笑和一句话。

   “很好看的金发呢,可惜了。”“界塚少校。”


——————————————————————————————

   嘛,这个老男人反正不怀好意,就想看斯雷因笑话,我自己写的时候完全想象着剧中老男人的轻蔑的样子啊!伊总快揍他【不对暴力不提倡

   有阴谋?肯定的,后面会揭晓,当然和奈因两人脱不开关系哦~


评论(8)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