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兔子89

【奈因】双生未来2

更新了!


——————————————————————


       斯雷因当然知道,后面有人跟着。即使是刚才和莱艾一起说话聊天讨论轻松愉快的话题,也不代表他没有注意到那边传来的视线——那些地球军秘密安排来的监视者,独立于界冢伊奈帆之外的执行人,军衔低于界冢少校,却受最高指示,行动凌驾于请示之上。

     也就是说,如果他有足以威胁地球及地球军的行动,这些执行人可以先斩后奏,即使是界冢少校在,也可以越权击杀。

    喂喂,我好歹是地球人吧。就算我是战犯,那么对莱艾小姐,那目光也不能算是友好。果然,他们不信任自己以外的任何人,也包括界冢伊奈帆。

   斯雷因压低了帽檐,加快了脚步。穿梭在一个个巨大的集装箱边,熟悉这边路径的他开始绕路走,目的地是码头边缘的疗养院。借助箱子巨大的阴影,阳光也几乎照不到这里,对他,是最好的躲避人群的通道。

    啪嗒啪嗒。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他顿了顿,向后看了看,注意到一个人影突然闪开。不好的预感,他立刻闪到一个箱子后面。

    不是那个监视者,监视他的人即使是秘密执行任务,也没有必要在他注意到的时候刻意隐藏身形。后面这个,不是地球方面安排的人,不是公主大人,也不是界冢伊奈帆。即使躲在集装箱后面,他也能感觉到从那人躲藏之处传来的让他不快的视线。

    斯雷因知道他是谁。这股仇视的感觉,他曾经体验过,老实说,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至于为什么,他有自己的猜测,而且,在刚才公主大人走进他所工作的一号炉维护现场时,那个人就在寻找他了。不同于公主大人寻找的急切,这股目光,穿着人群朝他这个方向刺过来,即使他快速闪过离开现场,也依旧如芒背刺。

   强硬的,冷冷的,势在必得。

    可惜,我可不是什么软弱的小兔子,跟踪者先生,你也不是迅猛的猎鹰。斯雷因屏住呼吸,看着越来越接近的身影,听着逐渐靠近的脚步声,考虑着等下要怎么和对方打招呼才不至于太见外。

    毕竟,这个人现在身份不一般啊,和自己,是天差地别。

   “下午好,特洛耶特卿。”

     斯雷因浑身一震,身后已经被什么东西抵住。是枪。一只手伸出来,在他身上摸索了一遍,斯雷因皱皱眉,没有回头。

   他什么时候绕到我身后?我竟然没有察觉到?

  “你觉得地球军会允许我这个一级战犯携带武器吗?”斯雷因嘴角掀起一丝笑意,非常镇定的回应。

  “哦,这样啊。或许是呢,不过,考虑到你的战斗力,我还是谨慎为好。”

    斯雷因不再言语,任由他的手在身上搜寻过一遍,然后听到背后的人的轻笑声。

  “一个一级战犯能在外面自由行动,我倒是对地球对待俘虏的态度多了点好奇心呢。有个词怎么说的?呃,怀柔政策?你说,是地球军对你太放心,还是女王大人施加的压力?又或者,是那个界冢伊奈帆少校的特殊关怀?特洛耶特卿?”

  “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喊我的名字,特洛耶特卿早就死了,”斯雷因冷冷的说,扭过头来看着面对这张及其英俊的面孔:“或者你觉得,现在拿这个称呼来嘲讽我,看我难堪很有趣?亲王大人?”

  “不,不,别这么见外,我无意让你难堪,抱歉抱歉,不过你也别这么一本正经的喊我亲王大人啊,喊我名字就好,斯雷因。”

  “库兰卡恩。”斯雷因盯着他手里的枪:“还有,这不是怀柔政策。地球军对我从来就没有这个耐心,如果你还在这继续拿我开心的话,我不介意让他们看看,我这个‘暗杀女王的战争始作俑者’的真正面目。”

     斯雷因加强了“始作俑者”几个字,不出意外的,他看到面前库兰卡恩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啊,你猜到了啊。”

   “我不知道,也不在乎,这种话是谁说出的都无所谓,只是我的确想过会是谁,最后想到的只有两个可能,当时就对我有偏见的你,还有地球军高层。”斯雷因抬起头看了眼周围,有点好奇之前跟着他的那几个监视者,一直没有出现的原因。

  “ 一点都不怀疑艾瑟女王啊,不愧是女王大人忠诚的骑士,即使身陷囹圄,也不忘初衷。”库兰没有移开手枪,声音愉悦起来:“你知道吗,女王大人一直在念叨你呢,这次视察一号炉,我知道,是来看你的吧?还想瞒着我,我明白,还有埃德尔利泽,那小丫头可是你的忠实拥护者啊,还和我说——”

  “你说完了吗?我可以走了?”斯雷因知道,他真正想说的,在后面。

   “是谁不重要...没错,是谁说的,都不重要,对我来说,重要的是,你还活着。”库兰卡恩向斯雷因走了一步,口气开始玩味起来,他蓝色的眼眸闪过一道不可见的阴霾,酝酿着什么,周围的气氛突然凝重压抑起来:“我本以为你死在和界冢伊奈帆的决战中,艾瑟女王也是这么和我说的。啊啊,我竟然真的信了,信以为真,以为我的杀父之仇,终于报了。只是可惜,父亲大人的塔尔西斯也和你一起坠入海里毁掉了,如果可以的话,我还真想驾驶——”

      果然是这个原因啊,库兰卡恩。斯雷因沉下脸,面前的库兰不停地抒发着内心的不满,斯雷因愈加的烦闷,隐约想到了那橙色的家伙,如果他在的话,气氛是不是会好很多...

      等他反应过来,他已经脱口而出:“你父亲,库鲁特欧伯爵不是我杀的。”

      库兰卡恩怔住了,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然后,他笑了,伸出手,斯雷因向后退了一步,做好了必要时夺枪自卫的准备,即使这样做可能会引来大批的地球军。

     然而,库兰的手只是放在了他头上,摸了摸他的头发。

   “傻孩子,说什么呢,不是你,还有谁?别告诉我,是扎兹巴鲁姆伯爵,他可是我父亲的挚友啊,而且,计划杀掉扎兹巴鲁姆伯爵的,不是你吗?”

库兰的声音温柔而低沉,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在对一个久未见的好友叙旧,而斯雷因知道,这是个危险的信号。

   “可惜啊,塔尔西斯被你抢走了,我都没有来得及见到父亲大人的遗体,他死在自己手下的地球人手上,可惜他一直为皇室效忠到最后——”

      漆黑的枪口突然对准了斯雷因的额头。

   “就这么打死你好呢,还是把你打晕了带走呢?然后让地球军给你个‘畏罪潜逃’的罪名,女王大人也不好为你开脱呢,那个界冢伊奈帆作为监视你的人,也吃不了兜着走,真是绝妙的策略啊——”库兰卡恩眯起眼,自顾自愉悦的说着,声音依旧柔和,仿佛在唱着歌一般,斯雷因丝毫不怀疑他下一步就会真的实施他的计划——

  “迟不了兜着走这种事情,我可从来没有体会过呢,库鲁特欧伯爵。”

     斯雷因和库兰猛地抬起头,望着上面。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两架巨大的集装箱的夹缝,而声音的发出者正站在其中一个集装箱上面,面无表情的俯视着他们。

     斯雷因绝对不想承认,看到界冢伊奈帆的身影时,他没来由的轻松了很多。虽然即使他不来他也有办法对付眼前这个疯狂的人,但是这个人的出现,却给他吃了颗定心丸。为什么明明没有表情,却总是让人感觉——可靠。

    愣神须臾间,蓝色衣襟飘起,黑发男孩已经跳下来,背对着天空,暗红的眼眸没入他的视线,阳光晕染在他身上,恍惚间,斯雷因好像感觉他在笑。什么时候,他这么笑过呢?好像在记忆里,一次都没有过,那么,这次...

    落地的瞬间,库兰卡恩的身影被挡住,只剩下黑发飞扬。斯雷因还没反应过来,肩膀被其轻轻向后一推,暗红的眼眸此时似乎闪动着什么情绪,斯雷因看不懂。库兰卡恩也没有反应,等到意识到的时候,手里的枪已经被对方单手握住。

    这里面的意思不言而喻吧。

    敢动手,先过我这关。 

    一时间,三个人僵持在这。单手握枪的伊奈帆并没有松手,库兰卡恩试图从他手中挣脱,但是眼前这个年轻的少年力量出乎他意料的大,而且虽然没有表情,但他从他眼中看到了坚毅。没错,这个眼神,他在斯雷因脸上也看到过。

     斟酌着现在的态势,库兰瞥了眼伊奈帆身后的斯雷因。明显有点惊愕,但已经没有之前那么阴郁紧张,看向自己的眼神不容置喙,眼角余光时不时落在面前的少年身上,疑惑,但没有敌意。

     库兰突然觉得事情有点趣味了。面前这两个曾经打的你死我活的少年,现在站在一起,共同反抗他——其中一个根本不叫反抗,而是在示威,似乎没把他这个未来亲王当一回事。

    这过去的一年间发生了什么呢?军功卓越的地球英雄界塚伊奈帆少校,和曾经的敌人地球的一级战犯斯雷因 特洛耶特 一起,两人就像是合作默契的搭档一般...

    啊,他想起来了,艾瑟女王曾经说过的话。

    ......

  “呐,埃德尔利泽,你知道,双生花这个传说吗?我之前读了地球的一本书,‘传说有一种花叫双生花,一株两艳,并蒂双花。它们在一枝梗子上相互爱,却也相互争抢,斗争不止。它们用最深刻的伤害来表达最深刻的爱,直至死亡。直到最后,它们甚至愿意杀死对方,因为任何一方死亡的时候,另一方也悄然腐烂。”

   埃德尔利泽自然是没听过。

  “女王大人的意思是?他们两个吗?”

  “是的哦。我说的就是伊奈帆和斯雷因两个。呐,你觉得呢,埃德尔利泽?他们明明性格完全不一样,却总是给我一种两人很相似的感觉,就像这个传说的双生花,一株并蒂,开向不同的方向,归根于一枝,汲取相同的养分,斗争着。他们一定是最好的搭档,也是最强大的对手。没有人可以插进他们中间,也没有人可以摧毁他们中任何一人——他们拥有彼此,它们同生同灭。”

    虽然说话的对象是那个小丫头埃德尔利泽,但是在门后的他听到之后,可谓五味杂陈。斯雷因还活着,那个害死他父亲的人。门口的男人垂下了头,而没有注意到他的女王站起来,走到窗边,望着火星外的天空,口气中带着一丝惆怅。

   “女王大人,斯雷因大人他,在地球会好好的吗?伊奈帆会好好保护他吗?”

    艾瑟伊拉姆女王扭过头,对她微微一笑:“会的。他们是最好的一对。”

     ......

    果然呢,我的艾瑟女王,他果然会保护好他,和您说的分毫不差呢。库兰卡恩笑了,歪过头,自嘲的低下头,嗓子里发出低沉的但很愉快的笑声。

    英雄,和战犯,不,英雄和英雄,真是好极了!

    伊奈帆皱了皱眉,空着的右手横在身侧,阻挡斯雷因的前进。

   “你们,果然是很好的搭档啊!”

     不,才不是这样。斯雷因在心里说,然后瞪了身前的人一眼。当然,这细小的动作也被库兰卡恩注意到了,他扶着额头,就差仰天大笑,俊美的面孔此时看起来有点滑稽。

   “艾瑟女王真的很倾心你们啊,双翅膀,这样的...”他捂着脸笑,然后再次摆出一副友好的姿态,松开了拿枪的手,伊奈帆顺势抓住了枪,回手塞给了身后的人。

  “好了好了,我投降。有界冢少校保护,你过的很好,很好,女王大人也不用再担心了,我回去会转告她。”

  “劳您费心了。”伊奈帆冷冷的回应着,然后一板一眼的开口:“话说,您的父亲不是斯雷——”

    他话没说完,耳边带着的无线电突然开始滋啦啦响起来。

  “界冢少校,我是巴尔索上尉,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斯雷因觉得这个声音有点耳熟。

  “听到。”

  “接到线下人汇报,前火星伯爵斯雷因特洛耶特目标消失,哈鲁宁中将问您是否有他的行踪。收到请回答。”

  “他和我在一起,没关系。”

  “收到。哈鲁宁中将有事找您,请尽快前去。请务必带上目标,收到请回答。”

   伊奈帆顿了顿。

  “收到。”

   无线电恢复了寂静。



———————————————————————————————

女王你乃真相了。嘛,无心的一句“最好的一对”,你以后会为这句话感到自己“预言帝”的麻吉厉害本领!嘛,奈因现在还没有这么好就是了,还是信任状态...

库兰真的不是boss,只是爱爸爸的好儿子而已,相信我!误会而已,误会!!boss在后面我勒个去!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