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兔子89

【奈因】双生未来1

终于开坑了,第一章爆了字数

正剧向,纯属脑补,官方设定尽量遵守但是还是按自己喜欢的来【你滚

私心给斯雷因安排了个朋友,第一章后半段出现!【伊总?伊总不是友人!是什么?哎呀不用我说了吧看标签!

才开始或许有点混乱,但后面会好好说清楚的!



————————————————————————————————————————————

  “将军。”

   “切,哼。”

   “我赢了。”

   “是是,不要提醒我我也知道。”

    斯雷因翻了个眼,眼前的黑发男孩子面无表情的收拾着桌上的残局,暗红色的眼眸看不出一丝情绪,赢了也好,输了也罢。

    说话也是,一点情绪也没有。我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和他下棋的啊!

   长时间的对弈导致斯雷因有点肌肉酸痛,他站了起来活动活动肩膀,瞥了眼视线左上角的那个监控摄像头,心里有些不快。

   想起来,距离自己来到这个牢狱里,已经差不多半年的时间了。前一阵子,看到窗外飘起了雪,他才恍惚间意识到时间的流逝。自己所在的小屋子虽然狭小,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一直都保持着最适宜的温度——这是他看到窗外的雪花而自己穿着单衣坐在床边也没感觉到冷的时候,了解的第一件事。

  “是你要求的?还是地球对俘虏的特别优待?界冢orange?”斯雷因记得他当时对探访的界冢橙子这么说。

  “我不觉得你在房间里穿着羽绒服,会有利于你积极面对生活。”面前那个人这么说,然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蝙蝠 特罗耶特。”

    我果然不应该问他。还有。

    这名字是怎么回事!

  “以牙还牙。”

    斯雷因气噎了。他是无心的张嘴,结果对面这个人意外的在这种地方记起了仇,让他再次想起了两人第一次合作时的微妙氛围——

   然后界冢orange这个称呼被保留了下来。每当情绪不爽的时候,斯雷因就开始这么称呼,比如现在。

  “呐,对面那个,界冢orange。”

  “干嘛蝙蝠特洛耶特。如果你是想问头顶摄像头的事情的话,这个不是我的错。”面前的界冢 orange 真伊奈帆 先生眼皮都没抬。

   嘛,当然伊奈帆也不会任由他这么乱来。

  “上面认为,你最近表现良好,但是由于考虑到你的特殊情况,生怕你会在界冢中校来访时有什么不轨企图——”

  “中校?你之前不是少——”斯雷因说了一半,突然明白了,伊奈帆瞥了眼面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下脸来的猫眼少年,心里想着此行的必然目的,盘算着怎么开口,而在斯雷因看来,原本没有表情的脸则显得更加木然了。

  “你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来告诉我你又升官了?原来如此,来向我炫耀?你都是中校了,同龄人里,不,在地球军里也算是佼佼者了,还怕我一个小小的战犯?”他咬牙切齿的时候,伊奈帆已经迅速的摆好了棋子,恢复了之前的平静神色,解开了蓝色的军服外套搭在椅子上,然后望向他,似乎准备开口。

  “你想说什么,嗯?”

   伊奈帆深吸一口气。

 “这局你先走。”

   一肚子火突然就被他这么轻描淡写的熄灭了。明明听起来很欠揍的口气,或许他应该更加生气才对,不过,就这么的,猛地袭上心头的惆怅,将他打蔫。

   一屁股坐会椅子上,斯雷因却失去了和眼前的人再下一局的兴致。愤怒来的匆匆,好似夏日密布的阴云,倾盆的暴雨。

   然后突然就没有了。

   自己有什么立场对他横眉怒目?嫉妒?自责?欣羡?或者是——不,都不是。或者,都是吧。斯雷因抬头望着天花板,闪亮的白炽灯下,他心底最隐秘的阴霾在此时,似乎也无法照亮。

   去面对吧,你已经无所遁形。在逃避什么呢,已经半年的时间了,你不是软弱的人,你踏过最黑暗的鸿沟,现在站在明暗交替的分界处,犹豫彷徨,自己是应该向前走,还是后退。

   其实,你最害怕的,不是再次回到那背后的黑暗之中。眼前的光亮,无所适从,但是,却向往着。斯雷因自嘲的想着,没有注意到眼前这个自己曾经的宿敌,现在唯一的陪伴者,正带着古怪的眼神看着他。

   两年默默无闻的小骑士,19个月的子爵,然后...披上了红色的伯爵装。那件红色的衣服穿上后,自己再也没有回过头,将自己彻底隐藏在黑暗里,躲藏着。自己一路向前,就这么的,随着艾瑟伊拉姆公主的一席话,滚下了山巅。褪去一切伪装,现在的斯雷因,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

  “你是地球的高官,我只是一个没有未来的战犯而已,我到底在期待什么啊...”

   和他友好相处,平起平坐吗。开什么玩笑。自己一生恐怕都难以获得自由吧,更何况是他,这个地球人心中的英雄...

  “可以的。”

   界冢伊奈帆突然说,打断了斯雷因的思绪。他愣了愣神,瞪着眼前的人。

  “我说,可以的,自由什么的。”

   面前的人突然开始收拾棋子,然后推放在一边。

  “看来你应该想明白了呢,想好好活着,想过普通人的生活。”伊奈帆这么平静地陈述着,然后猛地哼了一声:“和我一起。”

   啊哈?

  “我很高兴。”

   高兴个鬼啊你只是来完成艾瑟伊拉姆公主的嘱托才这样做的吧!

  “其实我没有升官,我还是少校。”伊奈帆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斯雷因的表情,微微掀起了嘴角:“我只是想看看你对于我这个敌人升官有什么反应而已,现在看来,不错,你可以获得自由了。”

   对不起我没听懂。

  “瑟拉姆最近从火星到访地球——”“是艾瑟伊拉姆公主!你这个不懂礼貌的orange!”“艾瑟伊拉姆女王最近要到访地球,”伊奈帆立刻改了口,不管斯雷因刚才的咆哮,还特地强调了“女王”二字:“原因是因为两个人。一个是她的皇妹蕾穆丽娜,还有一个,就是你。”

 ......

  “笨蛋。”

    斯雷因猛地从恍惚中清醒过来。眨巴眨巴眼,他瞪着眼前碧蓝无垠的海面,以及自己面前几只蹦来跳去正在啄食的海鸥。天空蔚蓝如洗,湿润的海风呼呼吹着他额前的碎发,他也没用去拨开,敞开的工作服随风飘起,露出里面白色额的衬衫和肌肤。他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刚来到身侧的女孩靠在身后的集装箱边,皱着眉头瞪着他。

   我是在干什么?

   一只正在啄食的小家伙突然飞上他的脑袋,扇起翅膀,啪叽在他脸上拍了一下。

  刚才这是,想起几个月前的事情了啊。在监狱的最后一天,和界冢伊奈帆在监狱的最后一次会面。那之后,迷迷糊糊的就出来了,获得了自由。他还记得当时这个橙色的家伙这么说起释放他的原因——

  “艾瑟伊拉姆女王是最近才从某个渠道得知你被关押在监狱的消息的,似乎因此非常生气,告知地球军高层,提出了立刻释放你的请求。地球军高层斟酌过之后答应了,前提是必须由我看着你,并且——”

   并且,改名换姓,以另一个人的方式生活。

   想到这里,斯雷因把手伸进了口袋,掏出了一串项链。

   斯雷因 扎兹巴鲁姆 特洛耶特已经被宣布死亡了,即使如此,这个名字以及这个名字所带来的影响力短时间内还是会留在地球民众的心里,露面是不明智的。在他出狱时,伊奈帆把这个交给了他。

   是艾瑟伊拉姆女王不曾离身的,可以让一个非火星皇族的人使用光学迷彩隐藏身份的珍贵礼物,虽然他没有使用。

  “艾瑟伊拉姆女王很快会到达地球,到时候你就可以见到她了。”斯雷因摩挲着项链末端,伊奈帆的声音回响耳畔:“地球军高层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被监视是避免不了的了,不过我会保护你,而且,在女王离开地球回国之前你都会没事,但是,你自己要清楚尽量别在民众前露面,即使有光学迷彩,我会尽量为你争取以后长久的自由。”

   “也就是说,女王回国了我还有可能进监狱。”

   “是有这个可能。你对地球军来说太重要。”

   “呵呵。”

   “别这么笑,蝙蝠特洛耶特。明明是个很好看的人,不要做出一副欠扁的姿态。”

     嘛,斯雷因给了自己一个栗子。果然自己一想到那家伙就会生气,还是得控制自己的脾气,免得被钻空子。

     什么叫“明明是个很好看的人”!为什么能一本正经地说出这种话...

   “我说,你有注意到我的存在嘛?”

    身边再次响起清冷的声音,斯雷因一个激灵。

   “果然,是个笨蛋。”面前的人坐了下来,瞪了他一眼:“一转眼人就不见了,你想死吗?地球军那些人时刻盯着你,给我警醒点,不要给我惹麻烦!”

    斯雷因自知理亏,扭头不去看身边的女孩。

  “抱歉,阿里亚修小姐。”

  “叫我莱艾。”

  “是,莱艾小姐。”

  “我现在特别想揍你一顿。”

  “莱艾。”

    总算喊出来了。莱艾 阿里亚修心里想着,递过去一罐冰镇饮料,斯雷因接过,拉开了拉环,却没有喝。

  “这些日子,给你添麻烦了。”他口气中带着一丝歉意,而眼睛出神的望着不远处的海面。即使戴着帽子,也可以看出他有点落寞的眼神。

  “我说,你真的不去见她吗。”

    斯雷因沉默以对。

  “界冢一直说你是个温柔的人,现在在我看来,只是个会逃避的笨蛋而已。那个女王陛下特地到这里来,说是查看一号炉的运行状况,其实就是想见见你,连我都看出来了,刚才没找到你,她有多失落。”莱艾往自己口中灌了一大半的饮料,向自己身侧的人投去复杂的一瞥:“嘛,其实我也没有资格说你,其实我也有点逃避见到她。界冢现在在拖着她,大概吧。”

    莱艾顿了顿。

  “我知道。”斯雷因垂下眼脸。

 “那个界冢,意外的关心你呢,你怎么想的,他好像都知道。”

   她抬起头,望着天空,身侧的斯雷因突然躺下来,摘下了帽子,对她露出微笑:“这几天辛苦你了,我在这里的工作据说是你介绍的吧,一直想对你说谢谢。”

    莱艾眯起眼,注意到对方那盈满笑意的碧绿眼眸,好像能看透人心一般。自己刚认识他,是两个月前的午后。那个时候,明明在午休的自己被界冢那家伙一个邮件叫出来,神神秘秘的还不让她告诉任何人。

   结果是去他家。

   然后就看到了沙发上坐着的那个有点局促不安的男孩子。被告知这个人就是斯雷因 特洛耶特的时候,她承认是有一丝震惊的,不过,很快便平息下来,或者说,她一直都觉得,那个年轻的火星伯爵,并没有死。

   怎么说呢,是直觉。在战争的时候,她就感觉这个界冢的某些不对劲之处。如果一开始她认为他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救艾瑟公主,但是在她协助他放了玛兹鲁卡伯爵之后,她隐约察觉到了:还有一个人,斯雷因 特洛耶特。被他放在心上,他想接近,那个目前控制着火星战局的人。

  “我以为你会再见到我之后立刻给我一枪呢。”斯雷因把帽子盖在脸上,声音闷闷的从帽子下传来,听起来像是孩子气的嘟哝。

  “笨蛋,怎么可能。你的名字我经常从界冢那里听到,而且,那是战争。现在战争结束了。”莱艾依旧盯着帽子顶端,那是之前那双碧绿眼眸所在的位置,让她不禁去想,现在这双眼睛,是什么样一个光彩呢?

  “更何况,界冢都没有说什么,我就更加没权利了。”

  “...你是个好人。界冢那家伙,他的姐姐,刚开始见到我的时候,似乎是真的想开枪崩了我呢。”声音里似乎带着戏谑。

  “我要是他姐姐,估计也会。”

   他突然笑了,但是似乎总有哪里很古怪,他的手放在胸前,摸着那个对莱艾来说很熟悉的物件——她曾经用它勒住了女王的脖子...

   她终于挪开了目光,感觉心里有点不太舒服。

  “界冢这几天都在陪着那个薇瑟女王,所以他把你委托给了我,这也是我们第一天见面说好的,他忙不过来的时候我来接替,而且不能告诉韵子她们。”莱艾竖起耳朵,扭头看了一眼身后。   

   果然有人盯着。这里虽然是个很隐秘的码头一隅,但是地球军总是有办法能找到这家伙的位置,特别让人不爽。是盯着他,还是——我们?虽然她早就加入地球军,但自己火星人的身份不会变,地球那些家伙看着她的眼神总是有点...我可是界冢少校安排的人啊,即使这样也不相信我吗?

  或者说,即使现在界冢伊奈帆是少校,依旧被地球军高层警惕着——换句话说,就是因为少校,才被如此警惕着?这些混蛋高层!莱艾苦笑着,想起界冢对她的交待,深吸口气,站起身来,掀起他的帽子,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啊啊,那双眼睛写满了茫然和可能是刚刚浮现上来的困意,显得软绵绵的。她心一软,想说出口的话被咽了下去,只是把帽子扣在他头上:“戴上吧,万一被人看到了呢?”

  “这里除了你我还有那些监视的还能有谁——”

   人说来就来了。

  “莱艾!你在哪?”“莱艾!”

   听到这个声音,不仅是莱艾,连斯雷因也跳了起来,迅速理好衣服和帽子。

  “你快走。是艾瑟女王!她估计借口想休息休息溜走出来找你了,快!”莱艾推搡着斯雷因:“既然你还没有理好思绪,那就快点消失,等准备好了再来!”

   斯雷点点头,对她抱歉的一笑,就匆匆走了。

   随即出现的,是伪装后的女王,同行的,是韵子,啊,还有那个界冢伊奈帆。

 “莱艾!你在这干什么?我刚才好像看到一个人——”韵子跑过来的时候,莱艾和伊奈帆的眼神相交了,然后向斯雷因消失的地方一瞥。

 “莱艾?”韵子疑惑地看着她,她整理好自己,对面前的人露出笑容。

 “您好,艾瑟伊拉姆女王。”

 “下午好莱艾。”女王的神情在注意到她一个人的时候变得失落了许多:“在私下还是叫我瑟拉姆吧。”

 “瑟拉姆小姐,我有事先走了。”不等回应,伊奈帆鞠了一躬,借口有事,急速朝斯雷因追去。  



——————————————————————

这一章伊奈帆的出场基本都在回忆里,没错前段都是回忆!后面我私心给斯雷因安排的朋友就是莱艾,我一直都觉得她和斯雷因的立场实际上惊人的有点相似,或许会成为好闺蜜【划掉】朋友!正剧里伊总很多事情也找莱艾帮忙,所以就这么安排了~

下面就是伊总和斯雷因的情节了,蕾穆丽娜会在后面登场,基本上正剧里出现的主要角色都会出现——什么,库鲁和扎扎?

会出现的——回忆杀里行不行?

HE哦,绝对!至于什么时候更...我不知道!尽量吧!!




评论(2)

热度(53)